去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上)

去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上)

去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上)

你有看前几期的《花样姐姐》吗?花样团一行五人出发前往南极的地方正是阿根廷乌斯怀亚!

阿根廷乌斯怀亚:不知何时,能够重返?

2016年1月14日,意外遭遇航空公司机师罢工。在过了安检的机场咖啡厅消磨掉大下午后,离登机回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尚不足两小时,我毅然驱车重返乌斯怀亚深蓝色大海的岸边,只为多看一眼刚返航的南极邮轮甲板外,正在翱翔的信天翁和海燕。

罢工造成8小时的延误后,坐在机舱靠窗的座位幸运的我拍下了舷窗里的乌斯怀亚:安第斯山脉的余雪、比格尔海峡的旖旎风光、童话般的小屋和糖丝般的云朵,成了脑海里最后的定格。

本只是路过,却成了南极行的钟情之地。这里是目前,世界上离南极最近的城市。近90%的南极旅游者,都是从乌斯怀亚登船,经过两天两夜德雷克海峡的颠簸,800公里的水道另一头,就是南极半岛。

因为离南极点最近,乌斯怀亚,被贴上了世界尽头的城市标签。这里,除了船只发达,更盛产纪念和回忆。

我们船大部分极友,都在乌斯怀亚做了同样的事:买几张明信片,要么在当地邮局盖上纪念邮戳,要么随船去南极半岛的英国前科考站,盖上南极纪念戳后带回乌斯怀亚,寄给远方的人。

寄明信片,如此文艺范儿如果在乌斯怀亚没有写写问候,贴贴邮票,仿佛就是白来--候机时和我重返市区的一位上海极友,唯一的目的就是急着去邮局。

这里是人们守望南极的起点和终点。无论从北美、亚洲,还是从澳大利亚启程,少则10来个小时、多则30多个小时的漫长颠簸,对南极同样着迷的爱好者们下了乌斯怀亚机场,遥望碧海蓝天里即将登陆的游船,对美好行程不确定性的期待和激动极其相似;10-20天的南极探险之旅结束后,船只靠岸,远处雪山烧红的晚霞瞬间将人融化,心绪随游船上的广播声渐渐飘远,不知寄往何处。

那时此刻,一张明信片,便成了人们南极情愫最好的表达。

阿根廷乌斯怀亚:寄托情思和梦想之处

乌斯怀亚,在阿根廷旅游城市里排名并不靠前的海滨小镇,却成了全世界向往南极的人们期待和怀旧之处。

这里,过去有监狱,1974年关闭时最多关押过800名重犯。这里,曾经有免税政策,大量电子产业项目落户,海边仍在装卸的大型集装箱就是例证。但这些,都没有因为“南极必经之地”而让乌斯怀亚出名。

乌斯怀亚注定是要人寄托情思的。长长的栏杆随着海岸线一直延伸到天边,头上海鸟盘旋。随处凭栏,极目之处,均是远航。躺椅是收起来的帆,在南极的海上漂累了,或坐或躺,舒展的是身,放下的是心。

无论是去程还是归程,极地邮轮均以各种姿态在海湾里静候它的主人。我们看到,回程时的乌斯怀亚,港口里多了一艘挪威桅杆帆船,据说马上就要出发的是一批美国游客,我们乘坐的法国庞洛星辉号也在休憩和准备补给,迎接法国客人的到来。还有一些叫不出国籍的科考船静候在岸边,不知何时启航。唯有乌斯怀亚海港西面的军舰一动不动,按我们来时的模样屹立。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