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旅游(上)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旅游(上)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旅游(上)

塔斯马尼亚岛远离大陆,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也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还是《加勒比海盗》的取景地。这是一个没有受到污染的地方,人少,景美,能徒步国家公园,能自驾车驰骋天地,也能在农庄过恬静的日子,吃各种美味的有机食品……我对美好生活的各种想象,竟然都在这“世界尽头”实现了。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旅游:做了5天澳洲农民

2015年,澳大利亚政府向中国18-30岁的年轻人开放了打工度假,作为一名超龄女青年,我只有羡慕的份儿。说来也巧,我去塔斯马尼亚的时候恰逢收获季节,在网上用“沙发冲浪”搜寻住宿地,发现一位急需人手的农场主Wayne,于是,我便住进了他距离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50公里的有机农场,以劳动换取免费住宿和食物。

Wayne开着一辆蓝色皮卡来接我,他45岁,因为长年从事农场劳动,身材瘦削,精神矍铄,行动迅猛。他一把抓起我的大包放在货架上,招呼我上车,一脚油门,皮卡一路扬尘驶向农场。

按照Wayne的介绍,我每天的主要工作是除草、浇水、喂马和羊,还有根据各类蔬菜瓜果的成长情况施肥或是收割。我的脑子里情不自禁展现出一幅美丽的画面:在广袤的农场上,每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悠闲地喝着咖啡,饿了去地里摘点蔬菜做午饭,没事就溜达一圈,拔几个梅子当饭后甜点……

40分钟之后,手机信号彻底消失,农场到了。和我的想象差不多,这里绿树成荫,马儿和绵羊在草地上慵懒地散步。背着行李走出车库,首先欢迎我的是一些无组织无纪律的丛林苍蝇,好在我已经和澳洲人民一样习惯了“人蝇共存”,用一只手胡乱驱赶一下了事。

农场的住宿地结构简单,三个卧室、一个客厅,加上厨房和厕所。整体为白色调,干净、实用,一如Wayne的性格。我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洗好的床单、被罩整齐地叠放在一边。Wayne大概看出了我迫不及待想尝试农场工作的心情,拍拍我的肩膀说:“冷静,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会迎接艰苦的一天。”

在农场工作的德国姑娘Laura分外珍惜周末的放假时光。

塔斯马尼亚的夏日,天亮的极早,我被闹钟吵醒,挣扎着爬起来,Wayne已经在做早饭了。因为没有手机信号,他唯一的娱乐就是听收音机,此时里面正在播放爵士乐,给这个平静的清晨带来一丝优美的气息。

装水,戴草帽,涂防晒霜,喷防蚊虫喷雾,七点整,我和Wayne翻过铁栅栏来到菜园,开始工作。这里种着蒜、花菜、萝卜、卷心菜、土豆、西红柿、豌豆等,每天都要检查它们的生长情况,根据实际需要浇水、施肥、除虫。今天我们首先要做的是除草和拔蒜。这些工作听起来并不复杂,为什么要这么早就开工?Wayne说:“在农场工作,太阳是最大的敌人。澳洲处在臭氧洞的边上,紫外线出了名地厉害,所以工作都尽量选择清晨和傍晚。除草和采摘其实不算什么,挤牛奶才辛苦,凌晨就得起床,还得有专业、娴熟的手法。”

路边总有一些新鲜的奶酪店让你停车买买买。

看来,农场的工作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轻松愉快。我学着Wayne的样子,弯腰站在半米高的杂草中,用类似镰刀的工具用力把草斩断。烈日当头照,苍蝇满脸跑,不时还能发现几条不知名的小虫在手上爬,吓得我扔下工具就跑。5个小时过去,我才除出很小一块面积,但已经感觉浑身酸痛,胳膊完全抬不起来了。想起昨天脑海里浮现的那幅“完美画面”,不禁哑然失笑。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