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来不及说再见(上)

奥地利--来不及说再见(上)

奥地利--来不及说再见(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同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维也纳。Viena,这个单词每每从我的唇齿间滑过,心中总会有涟漪荡漾。如果不是丁丁的一句:“我想去维也纳看看”,或许,我们与奥地利的相遇会是在遥远的未来吧。

奥地利:萨尔茨堡--为他而来

进入奥地利的首站是萨尔茨堡--莫扎特的出生地。

有人说,“不到萨尔茨堡,等于未到奥地利。”

这个城市,因为音乐而生动,而Mazart的出生地便是源头。每年100多万的游客,为他而来。

遥远的北京,一个9岁男孩,跨越千山万水,也为他而来。

我始终相信,一个国度,一个城市,一座山,一栋房子,一袭水流、一些人,如果每天被音乐围绕,他们会幸福而平和,他们自己美好,也带给别人美好,比如小樽,比如奥地利。

在萨尔茨堡,我们遇见了那么多美好!

Haus Lindner 是我们此行入住的民宿。官网上说,住在这里,可以俯瞰城市,我们因此慕名而来。

出发前,习惯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的丁爸却无法通过GPS找到它的定位。我们只好一路边走边问。

这里的房子依山而建,每一条路都有自己的名字,问了无数人,都说离这里不远,但每个人指的方向似乎又不同。我们凭着感觉兜兜转转。却总不得要领。

大丁看到不远处一个爸爸正欲开车载着儿子下山,他跑过去问路,那个爸爸看着对自己的解释一头雾水的大丁,索性说:“follow me”。“yes!”丁丁兴奋地举起小拳头。

几分钟的车程,我们到达目的地。橘红色的三层小楼却空无一人,Lisa说,:“瞧人家这生意做得多任性,为什么不守在家里等客人上门?” 无奈,我只好敲了邻居的门,询问他们是否知道民宿主人在哪里。邻居打完电话,跟我说:“Five minutes”。

主人匆匆走来,打开房门,交给我们房间钥匙,便又离开,诺大的家就这样交到我们手上。

没做太多停留,我们驾车开往萨尔茨堡城区。

瞬间晴朗过后,天空又飘起细雨。

车开至萨尔茨堡城区入口,几个高低伸缩的红色木柱拦住了去路,我们有点不知所措,后面一排车安静地等待我们通过,没有人鸣笛催促,丁爸看到柱子旁边的刷卡器,立刻让出车道。

后面的司机通过栏杆后,把车停在路边,跑过来告诉我们,这就是萨尔茨堡老城,需要有卡才能进入,可以把车停在车场,再步行进入。

大概这就是一个国家的文明与宽容,他们不着急,不苛责,慢慢等待你的成长。

在萨尔茨堡旧城区,Mazart无处不在。

站在莫扎特桥上,看时光如水,逝者如斯,一桥一水隔开一古一今,左岸是旧城,右岸是新城。音乐是老建筑;建筑,是旧音乐。山、水、草、木、人、城,融入在音乐和建筑之中。

在雨中,我牵着丁丁的手,寻找粮食胡同9号--莫扎特的出生地。依然是问路,一位女说:“Follow me”,我们边走边聊,听说我们来自北京,她竟然喜出望外,告诉我,二战时,叔叔到过中国,为红十字会工作,只是现在叔叔离开了。她的一个好朋友在哈尔滨,那里很美,她说自己很想去中国看看。大概是说起了亲人的离去吧,女士颇为伤感,到达目的地,她眼中泛着泪光,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说:“have a nice day!”。匆匆分手,看着她的背影,我多想跟她说,人生无处不相逢,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在北京,我们相遇。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