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之都--波兰格但斯克(下)

琥珀之都--波兰格但斯克(下)

琥珀之都--波兰格但斯克(下)

波兰格但斯克:琥珀之都(接上)

琥珀对于这座工业城市的重要意义非同一般,这也使得琥珀博物馆的选址和布局更加令人疑惑:这里原是格但斯克标志性的监狱塔,从2006年开始才改为展览这个城市最骄傲一面的地方--全世界大概也只有波兰人,可以坦然地在陈列宝石的地方保留原有的监狱展示,各种用来折磨囚犯的刑具如铁链拴着的吊环,尖叉等是我们初入展馆的第一视觉印象;逼仄的楼梯和晦暗的建筑气质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感到阴森;参观过程中,甚至还会听到旁边监狱展览的音响中传来哀嚎的配音,在毛骨悚然之余,我却不由想起作家陈丹燕在参观完奥斯辛威后写过的一句话:“目睹了历史中黑暗的遗留物后,人们就能激赏日常生活的美好吧。”

博物馆外面的玛利亚卡大街便是格但斯克的“琥珀一条街”,有着“世界琥珀心脏”的称号。街道两边密布着数十家工厂和陈列室,几乎每家都有自己的看门品种和独特设计,这是当地人喜欢购买饰品的地方。在价格不一的琥珀成品之外,也有刚刚从海里捞出的琥珀原石--黑褐色的外皮包裹着,须切割之后才能知道其中的琥珀含量和质量,买卖原石的过程类似于翡翠玉石的“赌石”。

琥珀的奇迹不仅在于历久弥坚,更在于能让人们透过重重神秘的晶体窥得远古的一丝奥秘。

次日,我们在格丁尼亚(Gdynia)的S&A琥珀公司总部(赛吉琥珀)见到了更多的原石。格丁尼亚位于格但斯克湾北部,与南部的格但斯克、中部的索波特(Sopot)于上世纪50年代便形成著名的“三联城(Tri-City)”,成为人口达到百万的波兰第四大都会区。S&A琥珀则是国际琥珀大师亚当·斯车格夫斯基(AdamPstragowski)旗下的设计师品牌,也是欧洲琥珀的领军品牌。在工厂车间内,我们近距离摸着看上去与石子差不多的琥珀原石,外观普通,粗糙,毫无琥珀的光芒。其中的秘诀在于极为复杂的琥珀加工流程,经过粗磨到细致打磨再到抛光、设计之后,一块琥珀原石大部分都将被损耗,真正留下的,只有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最为闪耀的部分。

损耗,仿佛也是充满着纷争的历史赋予波兰的宿命,但所幸,如今的波兰也留下了自己的光芒。在格但斯克的国家博物馆,尽管纹饰精美的穹顶壁画、镂刻质朴的墙面石雕和穿着红白制服士兵的复原场景都各有特色,但我最难忘记还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尼德兰佛兰德斯画家汉斯·梅姆灵(Hans Memling)于15世纪创作的木版油画《最后的审判》。画面中央,天使长圣米迦勒正手持天平对人的灵魂进行称量,他的身后是审判者--复活的耶稣,他脚下环绕着一群手持号角、宣告末日审判来临的天使,上帝的选民自墓穴中复活,在天使的引领下进入天国,而罪孽深重的灵魂正要堕入地狱。这幅以《圣经》“末世论”为灵感的画作,是梅姆林的巅峰之作,无声地讲述着历史对战争、对波兰民族的审判。那时候,我似乎隐隐感到了蕴含于时间中的秘密:流于波兰民族血液里的顽强和无畏精神,也恰如琥珀的珍稀,承受住了时光漫长而反复的淬炼,成就了自己独有的通透、美丽。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