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有哪些景观(下)

重庆大学有哪些景观(下)

重庆大学有哪些景观(下)

重庆大学景观:思群广场

思群广场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重大人都叫她“新广场”,后来给郑思群平反后才慢慢正名的。

文革期间该广场南看台(靠近1舍一侧)是一片树林,其间挖了很多的战壕,北看台原是一道坡坎,可安设枪靶,用于人武部的民兵练习用。西看台原是一组“窑洞”,一度成为重大摩托队的根据地,后来体育组用来存放器材了。历史上重大摩托队很威风,每逢学校运动会,摩托队就会表演“空中钻火圈”、“飞断桥”等特技动作等。

在其东南角,曾经有一个金属跳伞塔,有40来米高,据说当时的重庆只有两个(另一个在大田湾体育场)。这个跳伞塔主肢体是三角形断面,中空;其中一个主肢焊有一组横置踏条,作为梯步供攀顶之用,我们儿时登顶后因顶部摇晃厉害差点没有下得地面,回想起来至今还有后怕。

重庆大学景观:民主湖

说起民主湖的来历,不了解重大的人会和那个团结广场相联系,以为这里曾经演出过什么样的革命故事,实际上民主湖的演化变迁始终带着几分喜剧色彩。

听老重大人讲,民主湖的前身是一片稻田芦苇地,典型的南方水田。白天有不知名的野鸟在其间穿梭,入夜更是晚风稻花香,蛙声响成片。

20世纪50年代,民主湖所在的这片稻田被划进了重大的校园,尽管芦苇依旧,稻谷丰满,但那乡野自然之美,总与讲求秩序的校园多少有些格格不入。于是,便有学生倡议全校师生集体在这片苇塘上挖个湖,这倡议得到了广泛的响应。

重大的学生干起体力活绝对不惜力,只是那一担担的稀泥要想顺利地运出苇塘颇让人伤脑筋。聪明的工科学生们在塘边的老黄桷树桠上挂个滑轮,顿时,繁重的体力劳动在同学们的手中就变成了有趣的物理实验。那个时候,时兴的口号是“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滑轮运稀泥的办法算是多快好省了。但在树上挂滑轮,特别是古树,在今天看来可能不利于环保。难怪至今还与民主湖水傍在一块儿的那颗黄桷树,枝干虬曲,树身几乎都匍匐在水面上了。

关于民主湖的得名,更有几分浪漫童话般的色彩。据说湖挖完,堡坎砌好后,正当师生们为湖的命名议论不休的时候,湖畔的斜坡草地上居然出现了用麦冬草组合的“民主湖”三个大字。一时间,这个仿佛上天赐赠的名字便迅速流传开来。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真以为是什么神事儿。其实,说白了,也不过是人造的神话。听说,那个时候青年的思想深受五四精神“民主”与“科学”的影响,对“民主”二字更是情有独钟,所以在命名的议论中,浪漫的学生为使“民主湖”的提议能够被接受,便突发奇想出如此绝招,让学校不接受也得接受,青春的热情与固执让人不禁莞尔。

重庆大学景观:寅初亭

寅初亭的历史要追溯到1941年,当年3月,在庆祝马寅初六十大寿的会上,重庆大学援马会的代表提出了为当时还身陷囹圄的马寅初修建寅初亭,以为纪念。寅初亭在梅岭上破土立碑,整个建亭的过程中,社会各知名人士大力支持,冯玉祥为其题写了匾额。后国民党百般阻挠,重大援马会秘密地找了“土包工”,两天之内就把亭子修建了起来。次年的3月22日,黄炎培先生在寅初亭为老友做绝句一首,后制作成匾挂在亭中。1942年8月,马寅初获得释放,回校后看到寅初亭,惊喜交集,含着泪花在亭前摄影留念。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重庆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