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

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

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重庆涪陵的白鹤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进入到长江水下40m 深的地方,探访世界唯一的一座水下原址博物馆--涪陵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白鹤梁位于重庆涪陵区城北长江中,一道长1600米、平均宽度15米的天然石梁,古称巴子梁,它常年淹没于江水中,顺江而卧,仅在冬春枯水季节露出水面。因古时常年有白鹤群集梁上,展翅嬉戏、引颈高吭,加上传说北魏时期尔朱真人在此修炼,乘白鹤仙去,于是白鹤梁也因此得名。

【历史文化价值】

唐代广德元年(公元763年),时人在白鹤梁的长江最低水位线,镌刻了两位石鱼,用以观测长江枯水水位的独特水标。至此,每当长江水枯落,白鹤梁石鱼出水,人们通过观察鱼眼与水面之间的距离,来判断长江水枯程度,并因此在石梁上留下了众多诗文图案和石刻文字题记,这些都是极其重要的古代水文观测记录。根据科学测量,白鹤梁石鱼鱼眼的吴淞高程为137.91米,与当地水尺零点在同一水平线上,这是世界水位史的奇迹。由于江水每年枯盈不同,前人刻下的石鱼并不是每年都能露出水面,古人通过持续观察发现石鱼出水的次年,往往是丰收之年,于是逐步总结出“石鱼出水兆丰年”的农业丰歉规律。对研究长江中上游枯水规律、航运以及生产等,均有重大的史料价值。

白鹤梁涨水隐没,水枯显露,四季一现的情景,形成了长江中上游一道独特的风景,也激发出古人大抒情怀的兴致。文人雅士、官吏商贾果过往涪陵,值白鹤梁露出水面,便会结伴泛舟而至,驻足梁上,吟诗作赋,题铭记事。至今,梁上镌刻着自公元763年(唐代广德元年)以来的中国历朝历代题刻165段,3万余字,其中石鱼18尾,观音2尊,白鹤1只,留名者多达700余人。不仅石鱼造型栩栩如生,而且诗文词句优美流畅,题刻书法更是异常珍贵,字体篆、隶、行、草皆备,风格颜、柳、黄、苏并呈,集唐、宋、元、明、清历代书法之大成,还有浅浮雕、深浮雕、线雕、呵图案、花边和少数民族文字等,风格各异,精彩纷呈,其水下碑文之多,历史之悠久,内容之丰富,形式之多样,,是一条精美的书法艺术长廊,堪称世界水下一大奇观,被誉为“水下碑林”。

1974年在巴黎召开的国际水文工作会议上,中国代表团以《涪陵石鱼题刻》为题,向大会提交报告,白鹤梁的科学价值遂得到世界公认,被誉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

【如何保护白鹤梁】

1992年,举世瞩目的中国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启动,三峡大坝建成后,库区正常蓄水位将提高到175米,这就意味着位于淹没水位线下的白鹤梁将永远沉入江底。

在长江三峡库区文物保护工程中,白鹤梁题刻的保护是难度最大、科技含量最高、投资最多的项目。为了保护好这一水下瑰宝,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脱离其赖以生存的水环境,即“原址保护”的原则,为此先后论证十年,提出了七个保护方案,最终白鹤梁题刻水下保护工程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采用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葛修润教授提出的“无压容器”水下博物馆保护方案。即在白鹤梁上修建一个拱形罩体,内置过滤后的长江水,使得罩体内的水压与外部长江水压达到相对平衡,形成无压容器。容器采用先进的设备及技术对长江水进行沉淀、消毒、活性炭去淤等,以减少对题刻文字的侵蚀。同时,从岸边修建两条廊道直达水下,在数十米的水下观赏题刻。实现白鹤梁题刻的原址保护,传之后世,也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范例,让一江碧水、两岸青山、千年美景的白鹤梁焕发出新风采、展现新魅力。

2009年5月18日,历时七年,总投资2.1亿元人民币的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建成并对外开放,成为国内外同类文化遗产成功保护展示的首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美誉为“世界首座非潜水可达到的水下博物馆”。

从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到世界首座水下博物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在保持了白鹤梁水文题刻整体原貌的同时,也保持了文物原生环境,是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体现了人类最新的水下文物保护理念,表明了中国对历史文化遗产的尊重,以及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决心。它不仅是长江三峡文物保护的典范,更为世界同类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模式。

【双鲤石鱼水标】

在涪陵白鹤梁水下博物馆的水下廊道,透过廊道玻璃,大可以非常清晰观察到两尾石鱼和一首宋代刘忠顺写的古诗--“留题涪州石鱼:七十二鳞波底镌,一衔蓂草一衔莲。出来非共贪芳饵,奏去因同报稔年。方客远书徒自得,牧人嘉梦合相先。前知上瑞宜频见,帝念民饥刺史贤。”

刘忠顺是最早用七律诗歌方式,对白鹤梁“双鲤”题刻进行解读的人。关于石鱼的历史,我们也只能通过这首诗得以了解。白鹤梁上最早的题刻是围绕两条石鱼水标而排列,“虽然人们多称其为‘唐鱼’或’双鲤’,但是这最早石鱼水标的年代应该比唐代更久远,只是随着岁月推移,石鱼的纹路已日渐模糊,令我们难以判断。”

和刘忠顺同时代的尚书屯田员外郎水丘无逸,写下的一首唱和诗《题涪州双鱼次刘郎中韵》,刻于刘忠顺诗刻左侧,其诗曰:“谁将江石作鱼镌,奋鬣扬鬐似戏莲。今报丰登当此日,昔模形状自何年。雪因呈瑞争高下,星以分宫较后先。八使经财念康阜,寄诗褒激守臣贤。”

【黄寿题诗】

明正德庚午(公元1510年),涪陵太守黄寿观石鱼题五言律诗。此诗用辩证的思想客观的看待“石鱼出水兆丰年”这一传说,并体现了节用爱民的“民本”思想。这就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的党风廉政建设思想一样,反对贪腐,提高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为政清廉才能取信于民,秉公用权才能赢得人心。也体现了黄寿节用爱人的为官思想。

【吴革题记】

吴革题记刻于北宋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吴革(公元1095-1146年),字义夫,华阳(今四川双流)人。题刻颇有颜体风韵,刚劲稳重。
“易以包无鱼为远民,民固可近而不可远。余牧是邦久矣,今岁鱼石呈祥,得以见丰年,而知民之不远也。即尘显妙,有开必先,余乐斯二者,遂率宾僚共为之游。时宣和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朝散大夫通判军州事常彦,奉议郎前通判达州权司录事李全,修武郎兵马都监曹绾,宣教郎权司士曹事王拱,迪功郎涪陵县尉张时行,朝奉郎权知军州事吴革题。”

该题刻也表现出吴革体察民情、亲民爱民的为官思想。要始终紧紧依靠人民,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也是群众路线的体现。

【黄庭坚题记】

“元符庚辰涪翁来。” 刻于北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黄庭坚(公元1045-1105年),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古代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县)人。北宋著名的文学家、诗人、书法家。

宋哲宗时期,召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绍圣初,新党谓其修史“多诬”,贬涪州别驾黔州(今重庆彭水)安置。元符三年(即庚辰年),徽宗即位,时黄庭坚56岁遇赦东归,遂留下此题刻。其诗以杜甫为宗,讲究修辞造句,强调“无一字无来处”,多写个人日常生活。在此题刻中,将“来”自拆分为两个部分,上面一个“去”,下面一个“不”,是想用“来”字表达了他的内心情绪,似乎借“来”字对皇帝说“您是让我去不去,来不来,上不上,下不下。

【孙海“白鹤梁”】

清同治版《重修涪州志》在白鹤梁条目下注释:“尔朱真人浮江而下,渔人有白石者举网得之,击磬方醒,遂于梁前修炼,后乘白鹤仙去,故名。”而直接把“白鹤梁”三字镌于石梁上的,则是清光绪辛巳年间的孙海三个大字点划有神,结构端庄,内含奔放,气势纵横,既给人以骏利沉静之感,又可领略到浑融飘逸之意味。

【吴缜题记】

北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刻,此段题刻是白鹤梁上一幅典型的枯水位题刻。“元丰九年岁次丙寅二月七日,江水至此,鱼下五尺,权知涪州朝请大夫郑颐愿叟,权判官石谅信道同观,权通判黔州朝奉郎吴缜廷珍题。”

北宋元丰九年(公元1086年),涪州知州郑顗,判官石谅等观石鱼。其时,“江水至此鱼下五尺”,吴淞基面137.46m。史载,北宋神宗元丰只有八年,而该段题刻的“元丰九年”实为宋哲宗元祐元年,由于当时交通不便,皇帝下诏改元的诏书没能及时到达蜀地涪州,故作者仍沿用的元丰纪年,时则为是元祐元年。

【庞恭孙等题名】

“大宋大观元年正月壬辰,水去鱼下七尺,是岁夏秋果大稔,如广德、大和所记云。二年正月壬戌,朝奉大夫知涪州军事庞恭孙记。左班殿直兵马监押王正卿、将仕郎州学教授李贲、通士郎录事参军杜咸宁、通仕郎涪陵县令权签判张永年、将仕郎司理参军黄希说、将仕郎涪陵县主簿向修、将仕郎涪陵县尉胡施,进士韩翱书。”

北宋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水去鱼下七尺”,长江历史上有记载以来第三次大枯。该题刻还转述了唐代广德和大和年间所记载的史实。此段题刻为涪州军州事庞恭孙于大观二年验证“石鱼出兆丰年“后补记,进士韩翱补书并刊刻。

【蒙文题记】

该段题刻是白鹤梁上三万字题刻中,川江枯水题刻群中唯一的一则古代少数民族文字题刻,蒙古文,又称八思巴文。读音为“阿弥图土萨塔”,译为“生命的意义在于荣誉”。
蒙文有两种,其一为畏吾儿体蒙文,又称为老蒙文,是西域人阔阔出所造;另一为藏体蒙文,又称八思巴文、蒙古新字,系藏族人八思巴所造。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忽必烈即位,尊其为国师,受命创制蒙古新字,后定为元代官方文字。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重庆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