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迹天境甘肃祁连山(中)

行迹天境甘肃祁连山(中)

行迹天境甘肃祁连山(中)

甘肃祁连山:消失的祁连冰川

八一冰川位于祁连山中段走廊南山的南坡,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流域的源头,是一个发育于平缓山顶的冰帽型冰川。

清晨,牧民起床放羊了,我却还没有出发的意思。因为环绕九个青羊的云雾依然没有消散,他还没见到祁连冰川汇聚的景象。天气依然没有好转迹象,心绪有些懒散,开始思考着是否可以在这儿当几天羊倌,待天气放晴,看完雪山环绕的美景再走。

山路泥泞难行,路表面是一层可以过脚踝的泥浆。之字行的山路没法走了,只能从路之间的草甸直接把车往上推,即便这样,车还是被泥锁死,只能每走百米就停下来一次,拿出修车工具来刮次泥。即便这样,还是走不动。一直到有同伴来帮助,一前一后,一推一拉,才终于把自行车脱离了冻土区。

随着海拔升高,冻土层结冻迹象有所缓解。稍许结冰的路面让车推起来更顺畅了些。但这19公里的推车之路实在太过慢长。幸好有一辆皮卡走过,皮卡车几分钟功夫,就把他们拉到了二只哈拉达坂山顶。我要给他们付车费,但藏民们拒绝了。四位藏民拉着我走到山顶的玛尼堆前,说如果真的要感谢,那便感激它吧。

甘肃玛尼堆所在的垭口海拔4250米,原以为垭口会覆盖着皑皑白雪,但是事实上,甚至在玛尼堆上都长满了地衣,再残酷的地方也会有生命,生命要比人们想象中来得韧性。这时,笼罩了二只哈拉一天的云雾居然散去了。来时的之字路一道道显示出来,之字路的轮廓组成了“百步天梯”。正试图用相机记寻记录下,只一瞬间,天地间重新笼罩起漫天的云雾,抬头再看,却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下方的景象看不到了,但是每座山峰的顶端却显现出来。云海周边一时竟然涌现出十几座山峰。有几座山峰竟然还闪耀着金黄色的冰盖。比陇海铁路时看到的如皇冠一般的冰盖更壮观。

二只哈拉达坂,19公里的上坡,用了四个多小时,但是放坡却只用了30分钟,放坡放到二只哈拉脚时,发现居然有一条长不见底的柏油路正在前方。路的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而草原的一边,是一条泛着波光的大河。这条柏油路,名为二尕公路,路的尽头,是央隆乡,每一寸土地,都属于人间;而而这条河,便是托勒河水,每一滴河水,都来自祁连山的心藏。托勒河水在群山之间奔涌,黑云贴着托勒牧场上滑行。

原计划的“祁连山的最后一滴眼泪”之称的甘肃哈拉湖。但是在央隆乡打探情报时,得知夏天自行车穿越哈拉湖是不可能的任务。哈拉湖湖面海拔在4000米以上,属于冻土区。高山草甸下,是深不见底的沼泽。而夏天,则是沼泽最危险的时候。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甘肃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