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有一条被隐没的东北亚丝绸之路(下)

黑龙江有一条被隐没的东北亚丝绸之路(下)

黑龙江有一条被隐没的东北亚丝绸之路(下)

黑龙江:阿什哈达船厂,辉煌起航后的沉寂(接上)

时光荏苒,如今松花江吉林段不再适宜通航,转而成为看雾凇的胜地,阿什哈达船厂的龙王庙早已不见踪影,空余了两块摩崖石刻。

黑龙江:开原,古塔与钟楼下的喧嚣集市

在一些东北题材的影视剧中经常能够听到开原的名字,很多人都知道这里属于“大城市”铁岭,但人们对于开原老城的记忆,却如同无痕的雪原,被掩没在东北的风霜里。

这座孤悬于辽河平原中北部的古城,正位于农耕与游牧、渔猎的分界点,作为明朝的边关重镇,紧邻明辽东长城,坐拥镇北、新安、广顺三关,是明朝与女真诸部联络的第一个重要的边隘。

开原老城位于开原新城北侧,大约15分钟车程。车子过了河床宽阔而河水不多的大清河,顺着复建后的迎恩门,进入街巷逼仄的老城。老城坐北朝南,从城门的名字便可看出一些历史端倪--南为迎恩门,北为安远门,向南迎接天子皇恩,向北则安抚远方。虽然自古边关多战事,但开原却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获得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和平。

清代,在和平互市时期,从江南织造的布匹与丝绸,源源不断地经水路由辽河进入支流大清河,辗转逆流而上,来到开原老城外,在这里,这些货物很快就会被交易,换取朝廷需要的马匹和毛皮。开原老城由此盛极一时,被誉为“丝关”,城内有三大集市,加上城外的镇北、新安与广顺三关,合称“三关三市”。

老城的标志性建筑是建于辽代的崇寿寺古塔,塔下自古以来便是喧闹的集市,古时,当地人以丝、绢、米、盐,换取少数民族的马匹、貂皮、人参等土特产,除“三关三市”之外,城内丝绸的交易大多在这里进行。据明代辽东档案记载,哈达部(海西女真之一)在开原的一次交易,包括绢两轴、貂皮1803张、羊皮153张、狍皮168张……马匹由兵部定值,上上等,绢8匹、布12匹;上等,绢4匹、布6匹;中等,绢3匹、布5匹;下等,绢2匹、布4匹。

明朝以开原为“丝关”,想来看中的是这里发达的水陆运输。历史上,大清河的水势极大,以至于漕运的船只可以通过大清河直接进入开原。大清河上衔辽河,进而接渤海湾,直至东海。明清时期,开原是丝绸、粮食以及各类生产生活物资的转运码头,辽东路转运司就设在开原城南门外的铜善馆。

2015年元旦,我站在崇寿寺的古塔下,用相机拍下了黎明前的星空轨迹。四周一片静寂,望着夜空的星星,我似乎穿越到了五百年前的某一天:天还未亮,骡马车轮声却络绎不绝,崇寿寺外人影绰绰,集市已经开始了;大清河从城外蜿蜒而过,人们忙着将船停靠在岸上,一批批货物从船上卸下,装上马车,由迎恩门进入城内,包括丝织绢帛、粮食、铁器;城北则另有一些梳着辫发的人鱼贯进入,带着上好的貂皮、人参和马匹;天蒙蒙亮,整座城市喧闹起来,丝绸、粮食、铁器与貂皮、人参和马匹的互市贸易开始了……

回到现实。铁路、公路逐渐兴起的时候,也是依靠漕运贸易的城池由盛转衰的开始。晚清时,随着沙俄占领黑龙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东北亚丝路戛然而止,开原老城的地位也日渐旁落。如今,从迎恩门外绕老城而过的铁路上,一列列火车隆隆驶过,头也不回开进了开原市里。“丝关”只剩沧桑的背影,远去的东北亚丝绸之路的背影也越来越模糊。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黑龙江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