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呼玛县介绍(下)

黑龙江呼玛县介绍(下)

黑龙江呼玛县介绍(下)

黑龙江呼玛县:临危受命的金圣(接上)

李金镛为官清廉,兢兢业业又善于管理,非常注重改善矿工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不断调动采金工人的积极性,盛产时矿工每天可采沙金一二斤,而且采金量还在不断的增加,不出几年呼玛一带就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大量的黄金源源不断的流向清廷。传说,一次慈禧太后在收到从老沟进贡来的一批黄金后,龙颜大悦,于是当即册封老沟为“胭脂沟”,意思是老沟是供她买胭脂钱的来源地,因此,老沟又名“胭脂沟”。后来李金镛终因积劳成疾死于任上,他创办的漠河金矿总局开启了中国官办金厂的先例,人们为了纪念他,在老沟二道盘查建置了一个“李知府祠堂”,并尊其为“金圣”。

十九世纪末,随着采金业的不断繁荣壮大,在呼玛汇集了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数万人口,有中国人、俄国人、朝鲜人、日本人、德国、美国……这些人的成份也极其复杂,有矿工、逃犯、商人、军人、传教士,还有地痞无赖,无业游民,他们彼此之间互不信任,各自为政,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发财。逐渐的,在金矿周围形成很多村镇,并修建了旅馆、浴池、酒楼、茶肆、赌场妓院等娱乐场所。这些疯狂的金客们也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都是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将淘金挣来的的钱又都挥霍在了花天酒地上面。在当时,仅金山镇一处就有日本人开的妓院二十六家,烟馆,赌场若干家,由此可见呼玛曾经的繁荣与疯狂程度非常令人惊叹。

后来在呼玛又陆续发现了很多大储量的金沟,高丽甸子、南娘娘沟、瓦西里沟、兴隆沟、交布列邪沟等五处金沟一字排开,年产黄金二万多两,至二十世纪末开采已有八十余年,大有百代不衰之势,为呼玛的经济繁荣做出了辉煌的贡献,被俄国人称为“阿穆尔的加利福尼亚”“远东的旧金山”。

黑龙江呼玛县:金山不换的勇气

但是,呼玛尔终究没能成为旧金山,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渐渐品尝到了采金业所带来的恶果。曾经清澈见底的呼玛河变得浑浊,树木繁茂的山坡慢慢变得荒芜,美丽的大兴安岭正在被人们的贪婪所一点点蚕食,难道,青山绿水的家园只能存在于遥远的记忆当中吗?

最终,呼玛人清醒的意识到,即使有再多的金山银山,也终究会有被挖空的那一天,而青山绿水的家园却不可复制,美丽富饶的大兴安岭也不会再生,与其留给子孙后代无数的金银,倒不如留给后人一个美丽的家园。于是决定从2003年起全面停止金矿开采,恢复一百多年以来被采金所破坏的山林,植被,修复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呼玛人的山川河流的自然生态。

如今的呼玛,虽然没有高楼林立的街道,但却拥有让人心醉的空气,虽然没有繁华璀璨的CBD,但却拥有蓝的令人发指的天空,正当我们在刺鼻的雾霾里苦苦挣扎的时候,呼玛人却在享受着天然的氧吧带来的沁人心脾的清爽,当我们在饱受堵车之苦的时候,呼玛人却在黑龙江畔悠闲地漫步健身。

正所谓没有一种繁荣会长盛不衰,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模式,当呼玛尔走过曾经的繁荣与辉煌,慢慢归于平淡,才会觉得这平淡,却是最真的生活,也最需要的是金山不换的勇气。昔日热火朝天的采金场景虽然远去了,机器的喧嚣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悄然无声,但是曾经荒芜的矿山又见沙鸥云集,林木葱郁。正是这金山不换的勇气,才使大兴安岭又勃发了新的生机,也为中国的大地,挽救和保留了这人间的最后一块净土。也正是这番勇气,才使呼玛人能够站在子孙后代面前无愧的说,正是我们的坚持,才让你们拥有了比金山还要宝贵的财富。

今天的呼玛尔虽然割舍了金山,但金山上的风景却变得更有韵味,呼玛的明天也会更加具有魅力。我想,不需很久,压抑蜗居在都市里的人们,就会嫉羡呼玛的这片天堂般的人间仙境,也一定会不顾跋涉之艰辛,来品味这高山峡谷之下急流的清纯,来享受这来之不易的人间净土。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黑龙江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