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饶河口古镇(下)

江西上饶河口古镇(下)

江西上饶河口古镇(下)

江西上饶河口古镇:厚重与柔情(接上)

不知何时,青苔开始在这样的门前疯长。窗子的玻璃没有了,鸟可以自由地飞进飞出,上了锁的两扇木板门却形同虚设。它好像在告诉经过这里的人们,曾经的主人已经出了远门,不管是否回来,这里依然留下一间生存的港湾和生活过的气息。如今,屋檐颓废,竹笼倒扣,时光从指缝间悄悄地溜走,阳光依旧。

江西上饶河口古镇:曾经的繁华

此刻,我真的想坐下来,听对面那位坐在竹椅上打盹的老人,讲关于老屋、老街、古码头的故事。准确地说,铅山的繁华,曾经就是河口古镇的繁华,更是街口那座古码头的繁华。但眼前,老街那种超凡脱俗的宁静、淡定甚至不修边幅的丑陋却让我怎么也和“集聚八闽川广,语杂两浙淮扬;舟夜之白,绕岸灯辉”的河口古镇联系在一起。

时间是个施了魔法的容器,只要将岁月装在里面,一切物质的容颜都将变得不再年轻。早在明朝宣德年间,河口就已经和景德镇、樟树镇、吴城镇齐名,成为江西四大古镇之一,在铁路公路并不发达的年代,这里便捷的的水运和发达的手工业让武夷山的茶叶、景德镇的瓷器以及石塘的连四宣纸在这里堆出一个个小山,当闽、浙、赣、皖、川、广、荆、苏等地的货物在这里集散的时候,这里成了真正的“八省通衢”之地。一个小小的河口镇停泊着数以千计的商船,“买不尽的汉口,装不完的河口”是那个时代真实的写照。应运而生的,是各种徽派、欧式建筑风格的钱庄、茶行、银楼、会馆、教堂、书局在小镇临江而建,星罗棋布。金属的车轮曾经在小镇的青石板上碾压,车辙深陷,也将小镇的繁华与富庶碾压在时间的深处。

江西上饶河口古镇:官埠头

官埠头早已尽失往昔的容颜。当年这里却是只容许官船上岸的地方,不远处就是同知衙门,那块立于清朝乾隆三十五年的石碑见证着当年的繁庶,也见证着如今的荒凉和颓废。想象当年,从这里曾经走来了安徽泾县的茶商巨子朱大献,也曾经走来了童叟无欺、真不二价的隆兴布号。你看,金利合药店的门面墙上依然悬贴着“修合难,无人见,存心自有天知,草良药,唯真求是,不计其值”的经商之道,最令人惊奇的是在吉生祥药店的门前,有这样的砖石雕刻:关东鹿茸、吉林人参,这或许该是在老街打拼的商家最早的广告词了吧?

有高大的阴影倾斜下来,阳光就在地上投下斑驳的疏影。抬头看,才知道老街将明闪闪的天空挤得那么逼仄而狭长,那些木质的雕花木楼从阳光里向大地投下巨大的暗影,当年的富庶和奢华像是镌刻进记忆的面庞里,只是时间的皱褶早已爬上老街沧桑的面颊,往日的雪月风花连同久远的记忆一起被遮掩在它那气定神闲、荣辱不惊的容颜背后。

从离开老街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河口古镇,我再也走不进你辉煌的昨天。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轻轻地,我彷佛听到了从老街深处传来的那声幽幽的叹息……

我有足够的理由离开老街,却没有足够的勇气留下来,就像身处纷呈俗世却无法逃避现实一样,老街再回不到昔日的辉煌.日子永远在飞,当我无所适从,不知道今天该收获什么的时候,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老街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走进我的记忆中,让我在安静独处的时候想起它。我是怀着怎样的勇气一个人跑到那里,去找它,而且固执地非要看上它一眼。在那个多雨的季节,一任江南雨后的阳光那么奢侈地铺展在我的身上。

在车辙深陷的青石板上行走,身后便多了一个自己的影子,只要一想到天黑之前我必须离开,我就像个被放飞很远的风筝一样,一路走去,不问归途,独享天地之间那份宁静,那份洒脱。不管飘多远,也不管有多孤独,只要有那根放飞的线被谁握在手中,我浪迹江湖的脚步依然会回到起点。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江西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