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青海画神(4)

寻找青海画神(4)

寻找青海画神(4)

寻找青海画神:世间再无柴成桂?

湟源县位于青海湟水上游,再往西走就是青海湖了。城隍是汉人民间信仰中城池的守护神,又是阴司的地方官。随着汉人向西经商、移民、定居,这个守护神也随之来到青海湟源。湟源城隍庙始建于清乾隆年间,是湟源县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建筑,也是西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城隍庙之一。

湟源城隍庙建筑沿中轴线对称布局,有三进院落,前院是山门、戏楼、钟鼓楼,中院有东西厢房、东西配殿、鉴心殿和东西耳房,后院则是东西厢房和城隍爷、城隍奶奶的寝宫。在中院能看到颇具地方特色的雕塑,有状如慈翁的方神阿爷和状如厉鬼的方神阿奶,还有阴司里各式各样的鬼卒。

中院的东西配殿,绘制着冥府十八司图像,有“拔舌地狱”“刀山地狱”“油锅地狱”“刀锯地狱”等,每个地狱都有一个冥司,负责审判罪人在阳世所犯的相应罪过。在这些壁画中,最精彩的便是冥司手中的卷宗、状文及劝化经文。由于冥司正对观众,画匠必须练就倒写功夫,才能画出冥司手中的文书,这些倒写十分工整,一丝不苟,还加以红色句读,没有多年功夫恐怕难以成就。我在画有山水的屏风上细细寻找是否留有画匠的姓名,还真找到一个“杨秀亭”,他仿照清代晚期青海著名画匠丁允吉的笔意画了屏风,也泄露了他的师传。

城隍庙中的戏楼,其东西两侧为钟鼓楼,曾经“晨钟暮鼓”。

再往中院鉴心殿走。主殿左右两边的壁画十分精美,分别为身着明代官员服饰的判官,可惜“文革”期间曾在壁画上敷了一层石灰,之后复原剥离时不够精细,导致壁画出现大规模破损,人物也难以完全了,人物后面的背景更是看不分明。

我仔细找过前殿后寝,始终没有发现柴成桂的踪迹。走出湟源城隍庙,我的心情极为复杂。徐画匠说,湟源城隍庙可能是寻找柴成桂的最后一点希望,可是就连这最后一点希望,由于文献不足、图像缺损、证据不够,恐怕也靠不住了。

徐画匠嘱我路过湟源时顺便去看看赞普林卡。赞普林卡意为“藏王园林”,是一座当代建造的藏文化展览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像,并用壁画形式记录着天地起源、藏民族的发展、藏传佛教的诞生、文成公主进藏等一系列历史与宗教事件,能够了解藏族的文化和宗教艺术。

五层高的赞普林卡大殿,每一层的墙上都有绚丽的壁画,真正藏式的壁画,也包括徐画匠所绘制的汉式壁画。“文成公主进藏”的系列壁画,人物背景是与瞿昙寺回廊壁画一般的青绿山水、与湟源城隍庙屏风一般的写意笔墨。在青海这片土地上,画匠们一代又一代地涌现,又被遗忘,仿佛麦田一次又一次地被收割又重新生长,可是,他们的技术与绘画的法则却像一条文化潜流,默默留存了下来,这是许许多多无名画匠的生命延续,其中也有柴成桂的那一笔。

纵使世间再无柴成桂的作品,但他的名字和故事依然流传着。流传的过程中,人们可能会运用自己的想象,为他加上各种神奇的品性。到头来,柴成桂,或许是青海所有优秀的无名画匠的一个总和罢了。结束寻找“画神”的行程,我回到西宁,回到野狼曾经作画的南禅寺。寺中的一只小黄猫在椅子上睡得正酣,它旁边的对联上写有三个大字:“醒痴梦”。

南禅寺已经铲除了野狼绘制的所有露天壁画,换成灰色的砖雕。而野狼也不再是一个画匠--在青海轰轰烈烈的建设浪潮中,开个砖厂要比画个庙宇、塑个像赚钱多了。在这急剧变动的时代里,“物是人非”都成了传奇,而更多的,恐怕是画笔都难以描摹的“物非人非”。这一刻,看着熟睡的小猫,我知道,在我所做的这个关于青海画匠的痴梦里,我不仅没有找到柴成桂,最终也丢失了野狼……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青海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