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桃花源里的女人(上)

婺源桃花源里的女人(上)

婺源桃花源里的女人(上)

跟随上饶三清女子文学会前往婺源古村落采风,走进庆源“艺墅忆家”,初见她,四十岁左右,短发,淡粉色压舌帽,暗红边框眼镜。穿浅灰色拉链衫,与黑底黄色花纹的围巾配搭,随意自然。宽松的泛白牛仔裤,裤边卷起,脚着板鞋,休闲安逸。与她面对面,透过镜片看到一双淡然纯真的眼睛,微笑中写满幸福。她,就是“艺墅忆家”女主人于薇,她与庆源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婺源桃花源里的女人:京都来的“村妇”

2012年3月春暖花开时,她与爱人王克驱车来到婺源北部最高峰五龙山,山中段莘水库如一泓绿水,群山碧波环绕。继续在树林中穿行,弯曲的山路,跨过龙山岭,眼前豁然开朗,山间云雾飘渺,梯田错落有致,花海金黄一片,远处白墙人家若隐若现,这儿真有桃花源?

沿溪慢游,一棵老杏树,稳坐溪旁,像一位老者,慈眉善目,照顾着过往人群。天热时,送来一片阴凉,下雨,递过一把大伞。

溪两岸,桃树艳红了脸,梨树羞开了花。青石板横卧溪上,静听溪流淙淙,闲看步履悠悠。菜园一派青绿,菜花招招手,青草摇摇头。溪中,村妇聊天浣衣,鸭子身边戏耍。

而踏上一座木板桥,两栋老宅引吸着他们,一栋白墙黛瓦,另一栋雕梁画栋,老屋的名字-“福绥堂”,老宅虽已破败,但依稀看到曾经的辉煌。

如此好的古屋,要是修缮一新,住在桃花源般的庆源,对于生活在北京都市“森林”的他们,这儿只有雾没有霾,流动的空气粘着甜味;只有星月柔光,没有光电福射,拂过的风带着花草的香味;只有鸟儿鸣唱天籁之音,没有汽车喧哗之声,做个“村妇”该有多好,她脑海里突然产生如此念想。

与庆源的相遇,一方未过度开发的净土,原始而安静,让人留恋不思归。2014年,当地政府找到她爱人,邀请他们来庆源投资。老屋的产权是政府的,与和政府签了50年保护性开发协议。或许上天的安排,让她又一次与庆源结缘,好像“福绥堂”在等待有缘人的到来。人民大学毕业的她,在北京任企业高管,放弃京都的高管,转身做庆源“村妇”。

婺源桃花源:停车场的“戏台”

与政府签定合同后,于薇就像迁徙的“候鸟”,从北方飞向南方,开始乡村生活。2014年12月,选个吉日,动工修缮。请专业人员对房屋进行规划设计,借“福绥堂”两栋房屋打造品牌民宿--“艺墅忆家”。勘察时发现看上去很不错的大梁,里面已经全部被白蚁蛀空,梁是房屋的支撑脊梁,马虎不得,必须更换。

从东南亚进口五根大梁枕木,准备在山下雕刻后再运到山上,但雕刻师傅是外地聘请。10多米长度的枕木,运输是一件不易的事,庆源窄小的山路十八弯,大型货车改换小型货车,蚂蚁搬家,分次搬运。

运到目的地,雕刻场地又成一大难题,老房子正在施工,与村委会协商,放在庆源停车场。春季的雨,热情好客,下个不停,为防止木头被雨淋湿,停车场搭起“戏台”,五名手工雕刻师傅,现场雕刻。

为保持古屋原有的风格,修旧如旧,还原本真,要求雕刻师傅根据旧梁的花纹,尽可能与原图案相符。而村民“看戏”似的,看着一刀一划,一雕一琢,从枕木变成雕梁,从破房换成画栋,有些年龄较大的村民当上了监督员,规划师,为老屋提建议,谋划策。

婺源桃花源里的女人:光影的“背后”

修缮过程遇到很多问题,如材料上山,渣土下山,施工占地,工人住宿,困难如“戏台”的节目一样,一个一个鱼贯而出。而电路改造却是最大的难题。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婺源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