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翁布里亚随笔(2)

意大利翁布里亚随笔(2)

意大利翁布里亚随笔(2)

意大利翁布里亚:奥尔维耶托,时光凝滞的慢城总部(接上)

面对还没吃完的头盘和即将到来的第二道菜,已然大腹便便的我暂时离席,散散步,消化消化。皎洁的月光是曝光饕餮之罪的探照灯,不停地将我的影子按在古城的墙根上。回到餐厅,勇敢迎战下一份“南瓜干伴奶油土豆泥配红酒煮有机香肠”,一个听上去就香得可怕的名字。好吧,今天拼了!

意大利翁布里亚:斯波莱托--爬坡之旅,艺术之旅

2015年,我再访翁布里亚。这一次,是从意大利南方倒了好几趟火车,深夜抵达山城斯波莱托(Spoleto)。我在火车上才选定一座位于修道院内的酒店,到站后,被不靠谱的谷歌地图骗到一处黑灯瞎火的墓园,亏得我是没心没肺之人,拍照发了朋友圈,才不慌不忙打电话给店家:“你们的位置在哪里?不会是那种‘特色体验酒店’吧?”10分钟后,负责照看生意的一对菲律宾修女姐妹将我接到了位于对面山坡的酒店。

第二天一早,修女们都到酒店的教堂做弥撒去了,我则开始了以爬坡为主的辛苦的城市漫游。

斯波莱托古城面积并不大,但南北向的加里波第大街逐级向上,发散出几十条小巷,颇具规模。只要稍稍偏离遍布着纪念品商店、冰淇淋店和工艺品铺的主街,就可重归安静、古老的居民区,其中不乏富丽堂皇的深宅大院。卡兰登特大宅(Carandente)之中有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主人本身是艺术品藏家,偏爱20世纪60年代激进的贫穷艺术,而兴起自1958年的斯波莱托两世界艺术节,又从策展层面丰富着他的视野和藏品。在大宅里漫步,随处可撞见鲸鱼尾形状的装置、类似法庭审判的场景、锤头雕塑阵,它们使用的其实都是些随手可捡的便宜材料。那些有着古典主义装修和文艺复兴绘画的房间里,画面中有着倒吊的婴儿和被缚的躯体,这是艺术家Emanuele Giannelli的恶搞系列作品《撒谎或不撒谎》。楼上是从威尼斯双年展撤下后的过期艺术品仓库,可以看到眺望窗外的模特和做祈祷状的恐怖分子,这也满足了我关于大展结束后艺术品去向的好奇。

从前市政厅到自由广场,再到Albornoziana城堡,是一趟穿越古罗马帝国和中世纪历史的旅程,公元前1世纪的拱门和房屋,1世纪的剧场,15世纪保罗二世关押谋反者的监狱……或隐藏于现代建筑的地下,或在城市最高处招摇地晒着太阳。

Albornoziana城堡以东的青山翠谷间,隐藏着一座始建于14世纪、美轮美奂的十拱桥。它的出名,得益于英国著名风景画家透纳的一幅名作,当然,依据透纳的风格,画中的风景已经被“朦胧”了。我数着画中能看到的桥拱,退到山崖边视野可见的等尺度的位置,然后开始怀疑,透纳那么肥胖、那么笨拙,走路都呼哧呼哧甚是困难,他当年是怎么带着画板跋涉到这里的呢?

意大利翁布里亚:古比奥--集市、“囚鸟”以及烛光赛跑

我在大区首府佩鲁贾待了3天,以它为据点,在翁布里亚北部转悠。东北一线接近马尔凯大区的古比奥(Gubbio),得到了意大利朋友的一致推荐。碰巧赶上周四的集市,二十来辆载着特色农产品和便宜衣物的房车挤满了Quaranta Martiri广场,奶酪、火腿和坚果散发着奇异的混合气味。Quaranta是意大利语“40”的意思-1944年,40名当地人在这个广场上被撤退的纳粹处决。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