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花园之城--设拉子(中)

伊朗花园之城--设拉子(中)

伊朗花园之城--设拉子(中)

伊朗设拉子:诗酒浪漫(接上)

由于设拉子出了两位世界上享有盛誉的伟大的波斯诗人--萨迪和哈菲兹,所以许多学者将这座浪漫的城市称为“诗人之城”或者“诗歌之都”。

哈菲兹是一位伟大的波斯抒情诗大师,是14世纪文学巨匠。哈菲兹生于设拉子,一生居住此地。清晨,带着对浪漫与诗歌的期待,我来到了哈菲兹陵寝--与其说是陵寝,不如说是一座美轮美奂的波斯花园。进入大门后,一段石阶将我领上诗人的墓地。墓地上有两列柱廊相交,墓顶上有一个圆形穹顶,外形如一顶帽子。圆顶内装饰着精美的、镶嵌精美图案的彩陶装饰。墓石和柱廊里的四根柱子是由雪花石膏制成,可以追溯到300年前的卡里姆汗时期,墓石上精美的镌刻着哈菲兹的抒情诗。哈菲兹生前所歌颂的蓝天、阳光、精致的建筑、春天里盛开的花朵、甜蜜的爱人,仿佛从诗歌里来到了现实世界,围绕着设拉子的每一个人。

最浪漫的诗人和最严格的宗教禁忌,在这个国家相遇,看似格格不入,波斯人却能巧妙的处理和融合。早在伊斯兰革命前,伊朗是个十分西化和自由化的国度,1950年美国驻伊朗大使评论到:“对于一个东方国家来说,伊朗恐怕有点过于西化了。”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禁忌越来越多:不能有靡靡之音,不能当街跳舞,不能喝酒,不能牵手,不能婚前性行为……波斯人浪漫的基因,就只能释放在对诗歌的喜爱上了。几乎每一个伊朗人,都能背出几句哈菲兹的诗句,大多数普通家庭中,《古兰经》和《哈菲兹诗集》是必不可少的书籍。

如果没有亲临伊朗,可能会把伊朗想象成到处弥漫着狂热宗教气息、到处是蒙面黑袍的古板国家。在哈菲兹陵寝,我感受到的却是浓浓的文化气息。今天,花园里正举行一场“诗歌抄写大赛”,设拉子大学的学生来到这里,用一天的时间,抄写哈菲兹的诗歌,比一比谁抄的好、抄的漂亮。学生们席地而坐,三五一堆,用铅笔在白纸上写着蝌蚪般的波斯文。我们驻足欣赏,被学生们认真的模样所陶醉。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看似工作人员的女孩,看到我止步不前,主动解释到:“这是一场比赛,比一比谁抄写的好。我们的大学经常举办这样的活动,目的是在年轻人中传承波斯文化。”

我点点头,似懂非懂的。她接着说:“我叫Bahar,是MarvDasht大学建筑系大三学生,也是今天‘诗歌抄写大赛’的工作人员,很高兴认识你。”

“Bahar。”我打量着她,她有着传统波斯人的大眼睛,眼睛外化着浓浓的眼线,眼睛更显得大了;高高的鼻梁,像凸起的山峰;高高的发髻上戴着头巾,露出头顶大片的、染过的黄色头发。我喃喃的重复着:“Bahar,Bahar是什么意思?”

Bahar,在波斯语中是春天的意思,伊朗有很多叫Bahar的女孩。”她笑了笑接着说:“留下我的电话,不论你们在设拉子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完,又强调了一句:“Everything!(任何事)”

伊朗设拉子:酒精与诗歌

哈菲兹在伊朗,相当于我国的李白,他们都是浪漫主义诗人,都喜欢美酒,都放浪形骸,浪迹天涯。伊朗人说,哈菲兹是经过神灵特意点化开窍的诗人,他感悟爱情、感悟生命、感悟宇宙,并用文字把自己的感悟写出来,启示芸芸众生。与哈菲兹几乎是同时代的波斯诗人乔米认为,哈菲兹的诗是如此的优美、细腻、隽永、优雅、流畅和不娇柔做作,是全人类可以引以为荣的源泉。“他的诗句很好懂,感觉离我们很近。”这位伊朗人最喜欢的诗人,恰恰是一位三句不离饮酒的虔诚穆斯林。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