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托吉安群岛之行

印尼托吉安群岛之行

位于印尼的托吉安群岛是个无法计划的海岛,传统或摩登的旅行法则在这里统统没用,没有连锁酒店,无法查找和预订,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你不知道你将面对的会是空房还是地板,也不知道第二天共进午餐的会是北极人还是星外来客。

印尼托吉安群岛之行

我们一路穿行巨大的苏拉威西上椰林覆盖的道路。夜晚八点半,白炽灯照着椰树,我们在一间典型的路边印尼餐厅吃饭,荷兰姑娘们早喊饿,所以马鲁古没带我们去他熟悉的老地方,就地取了家海边餐厅。依然是和番茄辣椒酱,这是岛民们永远的日常。

印尼托吉安群岛安帕纳

十点,我们终于到了湿漉漉又雨后泥泞的安帕纳,从苏拉威西南部的望加锡到这里,整整经过了三程共26小时的汽车。所有人都要住那个港口边的旅店。房间外的躺椅有罗勒的芳香和又咸又凉的微风,却因为震耳欲聋的乐队演出不得不进房。随手拉开房间里藤制家具的抽屉,一件有蕾丝的桃红旧胸衣跳了出来。我诧异,抬头看,老板娘珠光宝气的沙笼照就挂在墙上,有些是黑白且年轻的,像是王光美访问雅加达时,可以画眉陪见的美妇。

到底是港口,就算是有过中世纪战争的地方,还是有风月的,我想,然后在五轮真弓的曲子中睡着了。后来才回想起,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印尼的歌手翻唱外文歌曲,群岛的歌手狂狷,唱作总有自来的巨浪感情,偶尔也会欣赏五轮真弓含蓄中的巨浪罢。

昨天的花园Live House忽然化身安静餐厅,露出退潮后的乡土味,是码头小镇常见的变身术。夜晚是为年轻水手准备的,清晨是给我们和渔夫,以及来陆地采购的主妇准备的。

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将苏拉威西称为“陆地”,尽管它是一个巨大的岛屿,然而比起托吉安,它正如大陆般沉定,而面前蓝不见底的海洋,虽没有不安,却有无着落的惶惑。

码头的大船是到瓦凯的,那是托吉安唯一能收到手机信号的市镇。这样“大”的市集,无法有清水海洋的,人们只在这里中转。我顶着阳光走到500米开外的小村,那里有安帕纳最好的海滩,但没有人会在这停留,因为我们都知道海中央最好。

我在这里等候8点半的小船到邦巴,3小时的航程,终结了我从塔纳托拉甲到托吉安的24小时路程。原本七横八歪躺睡着的岛民在接近邦巴忽然鱼跃而起,为我和一对北美情人指着航道两边的两个度假屋,我选择了本地人经营的波亚丽莎度假屋。这个小小岛屿隔海与托吉安主岛对望,它大概只能走八十步就到尽头,却有两面白沙滩和一屏可以走上去眼观日落的小礁山,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印尼托吉安群岛:无法计划的群岛

这是个无法计划的群岛,传统或摩登的旅行法则在这里统统没用,没有连锁酒店(甚至称得上“酒店”标准的在整个海中央亦只有一家),无法在Tripadvisor上查找和预订,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你不知道你将面对的是会空房还是地板,也不知道第二天共进午餐的会是北极人还是星外来客。我和那对北美情人各自占据一面沙滩,在夕阳中睡去,然后被店主用冷藏过的椰子甜品叫醒。

真不知道波亚丽莎的人是如何做到每天提供不同的下午甜品的。这只是一个远离陆地,无法通讯,甚至与几百人的村庄的邦巴都隔着海洋的微微小屿。我也很难想象如何能有多少回头客,有勇气再来一次24小时路程的人,都是太爱这无人抵达的,清水下的珊瑚群罢。

并不特别爱浮潜的我最终于一周去了三次,在海的这边和那边,跳离长尾船,用模糊的高度近视眼看着斑斓和未知。托吉安是印度尼西亚唯一能同时找到三种主要生长珊瑚环境的地方,主岛与火山岛间的某处海域有环礁,各个岛屿亦都有屏障礁。

在波亚丽莎度假村,当我第一次跨海游泳,游去海对岸那个美国女子的日落度假村时,两边海岸的滚水中,满眼辉煌的夕阳都落在珊瑚上,弹花了我早已模糊的半残肉眼。

夕阳下那个对岸的度假村连狗吠都不闻。喜欢又黯淡。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