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越南会安古镇

漫游越南会安古镇

从岘港到会安古镇30公里,导游说大概需要1个小时的车程,越南政府规定大巴车速每小时不能超过40公里,我想不仅仅是为安全考虑吧,也许这便是越南人的慢生活情结。抵达会安,开始漫游越南会安古镇

漫游越南会安古镇

窄窄的马路,跑着几辆慢吞吞的巴士,我们拿着刚刚配发的雨衣,安静的坐在车上,看路边细雨蒙蒙中的水稻农田,有一种回到国内20年前的感觉。

导游在车上给我们介绍会安的一些历史情况,这是一个年龄偏大的广东导游,普通话说得不标准,到我这儿基本是抓瞎了,撂不倒,十句能听懂二三句就不错了。

越南会安古镇:日本桥

走进会安,这便是传说中的日本桥,又叫庙桥,后来改名为迎远桥。桥在古镇属于比较重点的工程了,游人熙熙攘攘。

只听名字我就有点儿眼冒金星,因为导游说桥最初是日本人建的,明朝时中国人又重建,并在上面盖了一座庙宇,有碑为证,于是人们改口称庙桥。后来当地有学问的华侨根据会安当时作为“笑迎八方来客朋聚五湖四海"的东方大港,在桥上挂了个牌匾“迎远桥”,怎么感觉有点儿乱啊,这样的交集貌似1000多年前发生在越南一条小河上的关于桥的中日会战?

越南会安古镇:各式建筑混搭

说实在的,会安是一个让我HOLD不住的地方,在这里,中、法、日各式建筑混搭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刚刚还没有从参差不齐的山墙,彩色鸳鸯的瓦盖顶,雕梁画柱的门扇组成的中国风中回过神来,眼睛里又跑进一组外形漂亮,线条优美,装饰着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物雕像的法国浪漫风情园,再加上日本人在他们的势力范围里也保持着大和民族建筑的特有风格,我感觉自己心跳都加快了,必须得提醒自己这里是越南,不是中国……

一直不喜欢殖民文化,无论会给当地留下多少漂亮的建筑,会给社会带来多大的进步,殖民打扰了当地人的生活秩序,破坏了原有文化氛围,总觉得是一种突兀。比如香港、澳门甚至青岛,这些曾经的殖民城市,因为她们不纯粹不统一的风格,都让我提不起兴趣。然而历史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鱼龙混杂也会成为一种特色,一种风尚,这便是越南,所谓东南亚风格的源起。

越南会安古镇:广肇会馆

我的这颗心到了广肇会馆终于安定了下来,这是华人的势力范围,供奉的是关公,墙上的壁画描绘的是“桃园结义"和“三顾茅庐",我终于感到心安理得了。民族性为全人类所共有,但它也是自私的,我甚至希望整个会安古镇除了越南人就只有华侨。

当年华侨的势力在会安是很强大的,据导游介绍说,明末清初时,有六位明朝的王爷家眷为了躲避战乱,漂泊至此,自己的国家已经改朝换代,再也回不去了,于是他们横下心在这里开枝散叶,他们不是第一批在会安登陆的中国人,但他们可能是最初的华侨。导游总结说越南的历史1000年是属于中国的,100年是属于法国的,20年则他们自己南北打。

在越南,你看到的古迹上的文字差不多都是中文繁体,有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越南之前没有自己的文字,现在通用的文字是法国人在他们统治时期,去汉化后编纂出来的,属于日耳曼语系,但读音还是跟汉语相近,不过六个声调而已。

越南会安古镇:法国人的第二故乡

法国人也是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会安古镇的街道上行走着许多金发碧眼的欧洲人,数量大概仅次于中国人吧。人们到一地旅游未必会冲着先祖活动过的地方而去,但看到了属于自己国家的痕迹,多少会有些结缘的情绪释放。比如我,在会安就会忍不住对华侨的生活揣摩一番。

越南窄窄的巷子,瘦瘦的房间,头戴斗笠挑着扁担兜售水果的女人,在烟雨中淋到发呆,甚至广肇会馆里那寂寞挣扎的龙的雕塑,都狭裹着一种无法诉说的悲悯,也许我的理解是肤浅的,但在越南,你能看到的龙的造型,总是好几条纠缠盘结在一起,此起彼伏,缺氧的感觉,完全没有了中国龙的祥瑞大气。

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停顿下来,一杯咖啡8.5万越南盾,折合人民币30元左右,叫了两杯,坐下来慢慢品,感受一下当地的悠闲。有些牵手,别问来去,繁华落尽也不一定只是落寞,就像这会安古镇,不知道从何年何月起,开始了河道淤积,作为港口,它已经被附近吃水更深的岘港所取代,作为古镇,它依旧承载着南洋的侨居文化,如一蓑烟雨,滴滴答答,又浸入到了旅人的梦里。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