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尼罗河畔的漫长时光(下)

埃及尼罗河畔的漫长时光(下)

埃及尼罗河畔的漫长时光(下)

埃及尼罗河畔:海是诸神狂欢的舞台(接上)

另一处潜水地在赫尔格达,很多国人都笑称这里是“北戴河黄金海岸”,因为整个城市沿着红海呈现狭长的一条,这里的休闲度假酒店,无论是三星还是五星都大致一样,最前面是酒店大堂,然后是游泳池、体闲场地、自助餐厅,紧接着是花丛绿树中建设不超过五层的客房,最后面就是酒店的精华:独享的红海海滨。宾馆海滨沙滩上铺满了休闲的床铺,遮阳的大伞林立,游客可以在这里悠闲地看书、发呆或者闭目养神。

沙滩上有时还有散贩游商,如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向西方游客兜售各色香料,神乎其神地吹嘘香料的妙用;有年轻女孩在篮子里装上一些水晶玻璃制品,特别是阿拉伯水烟超乎想象的精美;当然,更有贩卖长衫的人,随身还携带了一个录音机般的方匣子,里面传出妖娆妩媚的阿拉伯音乐……他们大都在单纯地笑,像阳光那样简单。可在阳光制造的幻梦中,却不见了那个繁荣恢宏,器宇不凡的帝国,在市井的热闹间,暗藏着一些隐约的失落。

埃及尼罗河畔:石是这世间神的寂寞

在埃及,满眼都是石头,或大或小,或光滑或风化。但它们的生命都比我们长,甚至见过埃及艳后的绰约风姿。离开开罗后,下一座城市是亚历山大,这里有已经耸立了1600年著名的庞贝之柱。

一片荒凉的高地上,一根巨大的擎天柱闯入眼帘,它就是闻名遐迩的庞贝之柱。沿着右侧小道走到柱基台阶,拾级而上,仰望柱顶,只见它直插云霄,好似行将倾倒,颇为吓人。石柱由柱基、柱身、柱顶三部分组成,总高度为26.85米,重约500吨,由一整块红色花岗石凿成。

从石柱往西,行数十步,下台阶,抵一小块洼地。1895年,在洼地北面的岩洞里发现了一尊赛拉比斯神像,现在亚历山大希腊罗马博物馆里展出。神像由黑色闪石岩雕成,呈牛犊形,两角之间有一日轮,两耳朝前张开如喇叭,据说它是在倾听人民的呼声。

那金字塔更是神的石化身,多少人来埃及就是为了一睹它们的风采。有人说,看金字塔最好是在傍晚时分:残阳如血,孤独的金字塔在广袤的沙漠中投下长长的影子。但我更愿意在骄阳下,触摸它的存在。每一块斑驳的石头,粗糙的质感无言诉说着千年沧桑。

来到埃及才知道原来沙漠的沙砾不仅是黄色,也有黑色与白色。黑沙漠里有风化成碎屑的黑色火山岩,而白沙漠中竟能俯首即拾水晶。是的,沙漠里有许多猜不透的谜语,最著名的则是那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

不过,狮身人面像一点都不像照片上的恢弘大气。它的风化很严重了,而且少了胡须和鼻子。导游说,这是马木鲁克(中世纪埃及的一个军事统治阶层的成员)攻打埃及、士兵练习大炮射击时打掉的,打掉的鼻子和胡须如今在大英博物馆里存着。但金字塔还是金字塔!人在底下,看被岁月的风霜侵蚀得坑坑洼洼的石头直指云霄,依然觉得心跳不止。在1889年巴黎埃菲尔铁塔落成以前,4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胡夫大金字塔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虽然它已经千疮百孔,却依然执着地凝望着东方,守护着迷一样的金字塔,守护着人们梦想中的奇迹。

中国人所赋予的“金字塔”这个美称,源于其形,因为当太阳将它的光辉从云层中折射出来,洒在塔身时,金字塔便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真的变成了金色。这个时候,你会感觉形色兼备的“金字塔”也许是中文里最贴切不过的词了。

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美尼斯、拉美西斯二世、亚历山大、埃及艳后……他们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光阴故事中的匆匆过客,在永恒的时间与金字塔面前,如此短暂与微不足道。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