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黑夜的俄罗斯奥尔洪(中)

没有黑夜的俄罗斯奥尔洪(中)

没有黑夜的俄罗斯奥尔洪(中)

俄罗斯奥尔洪:前苏联总在刷着存在感(接上)

事实上,或许是因为幅员实在太过于辽阔,天寒地冻的冬季漫长难捱,所以俄罗斯人看上去似乎有些冷漠。在超市买东西结账的时候,和收银员之间的交流几乎是这样的:看价格、付款、走人,甚至可以不说一句话。这让刚从法国玩过来的我很不适应。在法国,每个人都要互相客气半天:“你好,谢谢照顾我生意,祝你一天好心情……”“你也是,再见,再见……”所到之处都彬彬有礼,或是热情似火。而来这里旅行的西方老外倒是适应得很快,或许他们早有了心理准备。他们对我说:“这有什么呀,你领教过俄罗斯式的幽默吗?”

背着大包沿着镇上唯一的主路向民宿走去。所有的游客都不约而同地预订了 Nikita的旅舍,而它的位置也很好找,问路的时候本地人都会用手一指:“喏,就是这条主路的尽头。”环顾四周,俄罗斯典型风格的小木屋一字排开,整齐地排列在路的两边;泥地里面深陷着只剩下一具金属外壳的汽车,仿佛是早已经停产的“莫斯科人”;7月底的森林大火产生的浓雾还没有散去,阴霾和烟雾笼罩着天空,呈现出沙尘暴一般的黄色;延伸向远方的山脉可以看到这里作为萨满教中心而修建的图腾。

走到路的尽头,便到了鼎鼎有名的 Nikita民宿,这里价格极为低廉,我的两人间宿舍包早餐和晚餐,每天1300卢布(合人民币 130元)。推开门就是院子,同一时间来的游客已经井然有序地在前台的地方排队等待办入住手续了。Nikita本人就在前台,不到 30岁,苗条美丽,脸上皮肤光滑紧致,略带口音的英语说起来却柔和好听,金色的长直发让她更显得楚楚动人。虽然能看出她每天要独自应付无数杂事,却完全没有一丝疲倦或者不耐烦写在她脸上,这很好地诠释了俄罗斯女性独立坚强、魅力四射的特点。我转过头对排在我后面的阿根廷情侣说:“看,Nikita印证了普希金的那句话,俄罗斯女人年轻的时候都美若天仙。”他们点头深表同意,但是我却没告诉他们普希金的后半句:老了却丑得骇人。

前台的窗户框上体贴地提醒着刚刚到达俄罗斯的游客遵守本地法律,居留超过三天以上的需要去相关部门办理暂住证,如果被警察查到没有证件,则会被处以 50~100美元的罚款。旁边,还不忘记用中文提示一遍游客,但是从语法顺序来看就知道这段话来自伟大的Google翻译软件。“在这里,中国游客的数量是最多的,其次就是韩国了。”在 Nikita民宿负责组织游客游览南岛的小哥告诉我,但是在这个岛上却还没有出现会说中文的专业导游。

“暂住证”这三个字把我拉回了政府强力控制人口流动的前苏联时代。那个时代的印记包括路边偶尔出现的烈士公墓和镰刀斧头的标志。哦,对了,还有距离伊尔库茨克 8小时火车车程的乌兰乌德,在那里保留着全世界最大的列宁头像。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