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上)

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上)

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上)

坐在舞阳河边的酒吧喝啤酒的时候,朋友问了一句话:你以后的记忆里会有镇远吗?我端起了酒杯,举在眉目前双手捧着轻轻地旋转,透过透明的玻璃,透过淡黄色的酒水,眼睛看到了百米开外的那一座长有青苔的石墩桥,和桥端连着的古寺庙建筑群,嘴巴里却嘟嚷出一句:“以后我的记忆里有镇远往事。”

贵州镇远古镇:永远是一城美丽

说句实话,我不太喜欢镇远。不喜欢,不是因为镇远不古老,也不是因为镇远不美丽。在车上,几位到过镇远的同学不约而同地评说镇远是凤凰的复制,镇远的吊脚楼、镇远的青石板街等都是仿照凤凰建设的。我听着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心想镇远还有什么也是复制的呢?于是,凤凰的一切在我的眼前浮现了。恍惚中,有人送了一片绿箭口香糖,那一丝刺激的甜味让我蓦然想起了姜糖,就对朋友说了一句:“如果在镇远看到姜糖,我心会疼痛的!”下车还没有走上百步,“姜糖”两个招牌大字就撞进了我的视线里。顿时,眼前这个古镇让我想得很远很远,一种惘惘之情使人不能自己。

姜糖根源湘西凤凰。我不愿意镇远是凤凰的翻版。朋友是凤凰人,她对凤凰的爱是一种从血液里流出来的情愫。我不是凤凰人,但我爱凤凰已渗入到了骨子里。当其她同学兴致勃勃四处参观的时候,我们两人寻着酒吧。她说累了,想喝酒驱散跋山涉水的疲倦。我说痛了,想喝酒醉眼朦胧眼前的一切。一路寻找,寻找一路。当她探头询问酒吧的时候,我会走进一间布艺店或者木雕铺肆意张看;当我蹲下用手掂量地摊银饰的时候,她亦会端起相机拍摄一堵青墙一角飞檐。

贵州镇远古镇:“镇远往事”

走完一条三四米宽的青石板街,朋友说脚已疼不想再走了,我闻言驻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身边房屋匾额“镇远往事”。我指着匾额,跺脚大叫:“哎呀,镇远往事哩!”然而,“镇远往事”是一家旅馆,不是酒吧。最后,我们走进了几步之隔的“舞阳酒吧”。这家酒吧的后院濒临舞阳河,不顾炎热,我们选择临河的一张桌子坐下,然后要了两瓶冰啤。

我是一个在河边长大的山妹子。爱山,更爱水。舞阳河是一条峡奇、峰险、水绿的河流,不及我的家乡河酉水,但胜于凤凰的沱江。在我的眼里,舞阳河宛若一片绿色的寂寞,被清澈的阳光抚慰,唱着一支忧伤又优美的歌。

贵州镇远古镇:舞阳河

然而,我最初知道舞阳河,不是在镇远,而是在施秉。施秉是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另一个县,东与镇远接壤,也是我们毛九班黔东南之旅的第一站。偏僻的施秉是一块待雕琢的璞玉,凝眸青山绿水,我仿佛看到了家乡。趁大家休息的一个小时里,我走出了旅馆,沿着穿城而过的一条河流随意漫步。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贵州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