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下)

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下)

邂逅贵州镇远古镇(下)

贵州镇远古镇:舞阳河(接上)

走过一畦畦花木,打量一栋栋吊脚楼,感动我的却是裸露两岸或者沉浸水中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然而,我却只能站在高高的堤坝上,痴痴的看,呆呆的想,不能俯身顺手拾捡一个小石子。最后走到一处两河汇合的地方,我伫足不再前行,望着河的尽头,一缕淡淡的遗憾如微漾的清波,慢慢地流向了山的那边。

贵州镇远古镇:漂流

走回旅馆,已有人着一身漂流装走了出来。我赶紧跑回房间换了衣服,跟随同住一室的凤姐上了旅游车。车已发动时,坐在前面的一位突然扭过头来,说朋友要她转告我和凤姐,她不去漂流了。我往窗外张望,朋友果然站在车外,与她站在一起挥手的还有身着漂流装的徐姐。已经来不及下车,也无法打电话,因为手机随包一起存放在旅馆里。当导游把漂流须知塞在我手里时,我明白了朋友不去漂流的原因,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够。在颠簸的路上,我没有参与同学配对,以自己的水性想一个人漂流。一看到清澈见底的杉木河,我就迫不及待地涉足嬉水,双手使劲地摸涧底的小石头。正沉浸于一个两面不同色的心形小石头时,凤姐找到我,提出要与我一起漂流,看着她眼睛里的期盼,我没有推迟的理由。于我而言,杉木河漂流是贵州之行最难忘的。

有时候,难忘是因为真的碰到难处了。漂流途中为救一个落水的男孩,我和凤姐的船翻了,三个人被激水冲到河边低垂却格外葱郁的枝蔓里,半天没有挣脱出来。再上船时,不习水性的凤姐已是脸色青白。后来,每至滩头,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失声尖叫,让我竟也心慌慌的,怕再次翻船,怕她再次受惊。车回旅馆时,朋友与徐姐也刚刚回来。等着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我把小石头放在桌子上让大家欣赏,没有想到,朋友竟然也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奇形怪状的青色小石头。当我拿起两个小石头比较时,她告诉我说是在附近舞阳河里拾捡的。我已清楚施秉城里的两条河一条是杉木河一条是舞阳河,于是在心里问了一句:你知道杉木河是舞阳河的支流吗?

贵州镇远古镇:舞阳河河水酿造的啤酒

而镇远用舞阳河的水酿造的啤酒,仅仅一瓶就使我有了些许醉意。醉眼朦胧里,我看到朋友从“镇远往事”旁边的一家酒肆里提出一桶竹桶酒。她把酒举到我眼前,说:喝酒能解愁,到火车上我们接着喝。在火车上,我确实再次喝了酒,喝了桂花酒,又喝了杨梅酒,最后还喝了半杯女儿红。不过,与我一起喝酒的,是另外一个同学。

昨日,收到朋友邮发的系列像片,意外地看到一张自己漂流的像片,和两张在镇远的像片。当目光从像片移到书桌上那个奇形怪状的小石头时,我想起了那一块匾额,和匾额上书写的四字。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贵州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