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的造桥技艺(下)

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的造桥技艺(下)

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的造桥技艺(下)

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最美的廊桥--泰顺泗溪镇北涧桥

但脚手架还不是决定结构成功的第一个步骤,桥址的选择与相应的石构工作至关重要,天然石基是最佳的选择,哪怕为了实现对天然石基的利用而增大其他技术指标的难度也在所不惜。

与其他地区的廊桥相比,泰顺泗溪镇北涧桥的木拱结构更为陡直,廊屋屋脊两翼延展更长更具曲线感,加之桥前古树参天,溪摊开阔,因此最受游客青睐,被誉为“最美的廊桥”。

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木料动工之日是整个项目中极为重要的日子

就桥身结构的建造顺序与方法而言,不同的造桥家族略有不同。但总体而言,第一根到位的木料动工之日,是整个项目中极为重要的日子。“下土”的吉时要根据黄历择定,匠人需祭拜土地及鲁班祖师,以求工程顺利。村人亦当为绳墨师傅准备红包。整座桥的建设过程中,动土与上梁两次的祭典是不可或缺的,随之而来红包也是必须的。在今天的造桥过程中,依旧如此。其他的时机,就要看各地的风俗和东家的慷慨程度了。

庆元县蒙淤桥开工前,村里举行祭河神和敬佛仪式,将一只猪作为祭牲献给河神。在造桥的整个过程中,开工和上梁是两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要依据黄历择吉日,举行祭典,以求工程顺利。村人也会为绳墨师傅准备红包。

乡村设立董事、集资建桥,仍然是今天浙闽山区廊桥建设的主要组织形式。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募资启事仍不拒绝村民个人五元十元的零散捐款,可见造桥修路积德行善的意识在此地仍然深植人心。

村落或城市之中的桥梁,更多承载着风水、地方信仰与公共空间的作用,常常在造型上开动脑筋以展示一方财力。章坑村中心有一座八字撑结构的小桥,廊屋两端设门楼、施斗拱,错落有致,精雕细琢。造桥师傅们可以绘制简单的将立面与剖面结合在一起的图纸,向东家展示桥梁建成的效果。如今,传统社会中的工程组织营造模式,除了利用更加便捷直观的交通工具和图片影像外,其实并没有在这片深山之中变化多少。

在水波与灯光映照下,温州泰顺三魁镇的薛宅桥的木拱结构清晰可见。这种以较小的木材完成大工程、兼具实用与艺术性的造桥技术可溯至宋代,是世界桥梁史上的特例,被称为“桥梁活化石”。

国内旅游之浙闽木拱桥:技术的变化与发展

当然从技术上说,变化还是有的。自从浙闽木拱桥纳入联合国“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无论地方政府还是普通民众,都对此极为重视。十余年前被当作“正消逝”的民间技艺,今天又在重山之间遍地开花。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传统匠人都能得益于时代变化。章坑接龙桥绳墨张学昶的后人张昌智师傅,保存的三十多张造桥契约是揭开浙闽木拱桥工程组织的重要史料,可他年事已高,靠卖竹木勉强维生,生活可谓清贫。细致询问起桥梁设计与建造的方法,师傅仍然思维敏捷、眼光清亮,对于比例尺度,记忆清晰。

现今,建造技术更多受到现代社会的过滤与简化,而真正的传统技艺则正在远离我们,渐渐消逝于历史之中。老一辈造桥匠人大多年事已高,传统技艺与这些前辈师傅们好似风中之烛,一息尚存。师傅们叹息自己的后代不愿继承父业,同时又对手艺匠人的辛苦收入无可奈何。薪尽火传,谈何容易。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国内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