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青海画神(1)

寻找青海画神(1)

寻找青海画神(1)

从西宁到乐都、湟中再到湟源,我一路向西,寻找『画神』柴成桂,寻找青海画匠的历史。也许我寻找的,只是一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同是『画庙』的天才画匠,柴成桂已被历史淹没,被书写历史者所忽略,而达·芬奇却收获了如此多的美誉?这条路也是前往青海湖的必经之路,沿途散布着精彩却不知名的寺院壁画和画匠传奇,星星点点的文化幽光,照亮了一条鲜为人知的寻访之路。

寻找青海画神:野狼的故事--南禅寺与土楼观

初夏,青海东部一座新建成的村庙里,个子小小的野狼爬到高高的脚手架上,不参照任何资料,拿起毛笔,蘸上墨汁便开始在墙上画起来。壁画不同于纸上作画,它的困难之处在于绘画者视野的局限性,很难从整体上掌握绘画效果,图像的面积越大就越困难:当人物的眼睛放大到如手掌一般大,位置、比例还要恰如其分,没有多年职业训练是无法把控的。

对已经做了二十余年画匠的野狼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借着一盏灯泡照明,他的毛笔在墙壁上飞舞,不一会儿,头脸、身体、衣物、法器就被快速勾勒出来,随后渲染、上色,一个仙人的形象便跃然而出。端坐在脚手架上的野狼回过头来对我一笑,灯泡的反光在他浑圆的小平头上映出一层光晕,活似他笔下仙人头顶的灵光。我心里一阵激动,这就是我要找的,传说中在寺庙宫观绘制壁画彩绘、雕塑神佛身体的画匠。

中国的寺院石窟艺术中,最著名的便是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与造像。因缺少文献记载,参与莫高窟修建的绝大多数画匠不为人所知,但他们所承载的宗教艺术却像一条文化的潜流,在丝绸之路上默默延续着。跟随这条潜流,我在青海东部探寻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而野狼就成为这次寻访之旅的开端。

在青海东部村庄,画匠日常负责家具、棺材的彩绘,但他们的主要工作还是寺院、庙宇中的彩绘、壁画和雕塑。野狼在当地颇具名气,他18岁拜师学艺,用8年时间学习壁画技法,又拜藏传佛教寺院塔尔寺中的画僧为师,学习雕塑和唐卡技艺。

我问野狼:“哪里能看到你的画啊?”野狼说:“我画的画一般在村庙,位置都比较远,交通最方便的就是西宁南山的南禅寺。南禅寺是汉传佛教,里面有和尚的。”

路过西宁时,我便到了南山脚下,远远望去,一东一西有两个寺院。我按野狼教给我的方法,细细观看庙宇的外观:东边的门楼以红黄为主色,热烈大方,是藏传佛教寺院;西边的寺院是青蓝色彩绘,有股深邃幽僻之意,是汉式的彩绘颜色。于是我选择向西走,果然不久便看到了“南禅寺”三个大字。

进门两边的壁画画的是传统的四大天王,个个憨厚质朴、颜色热烈,身体几乎占满整个画面,有年画之风。正对大门有一个砖雕神龛,外壁有彩绘,主色是橘红色的藏式壁画底色,砖雕中间本是普通的团花牡丹纹饰,但上下左右各补上了一段如意卷轴,画着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的八大神迹,四角再绘以藏式的金色法轮。小小一个神龛,便汇集了砖雕、彩绘、藏式彩绘画法,以及汉传佛教壁画故事图,乍一看鲜艳缤纷,慢慢欣赏卷轴图案,又觉得匠心独运,合情合理。

作为汉传佛教寺院,南禅寺充满了这样令人惊喜的杂糅之风:汉式斗拱配着藏式的柱子,关公塑像配着“藏八宝”装饰的神台,后院千佛殿的墙壁上又画着唐卡,主修“唯识宗”的法师遗骨安放在藏式的大白塔中……南禅寺所在的青海东部,是汉、藏等多元文化交汇之处,也是多样性宗教传统的相遇之处,在艺术创造中催生出了新的特点和新的表现形式。

南禅寺对面的土楼观,是青海省道教协会所在地,但这里有道人修行是清代以后的事,它所在山叫“土楼山”,亦称“北禅山”,可知曾经也是佛教圣地。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青海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