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加勒旅游(下)

斯里兰卡加勒旅游(下)

斯里兰卡加勒旅游(下)

斯里兰卡加勒旅游:印度洋上的欧洲要塞(接上)

城墙是眺望古城和欣赏海景的好去处,城墙上仍有士兵持枪驻守,主要是提醒游人不要靠临海的城墙太近。城墙上最突出的部分是旗岩,与灯塔遥相呼应,不时有当地的卷发少年,张开双臂从30多米高的旗岩上向下纵身一跃,欢笑着投入印度洋的怀抱。旗岩也是欣赏日出日落的绝佳地点,日落时分,我坐在城墙上,看着夕阳一寸一寸地向海平面下沉,晚霞铺满海面与天空的交界处,那种美丽非语言所能形容,只有不停地按下相机的快门。

傍晚的街道十分静谧,高大的榕树恣意生长,当地人骑着老式自行车在石门洞里往来穿行,拉货的牛车时常擦身而过,这一切让我联想到欧洲中世纪的小镇。这座小城也有不少宗教建筑,包括教堂、清真寺和佛教寺院,大多仅相距几百米,关系平和,就像这里生活着的人们一样。位于古城中心的荷兰教堂,又称荷兰归正教堂,1640年在一座葡萄牙女修道院的遗址上建立,1752-1755年改建。教堂外墙为白色,轮廓优美,内部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只有一处巨大的天蓬和一些由图案简单的彩色玻璃拼成的花窗。这座教堂的特别之处在于地面和外墙都铺满墓碑,据说是为昔日荷兰籍的加勒居民而立的。

斯里兰卡加勒旅游:他们曾经来过

我从加勒返回科伦坡,为了寻找一条路和一座酒店。科伦坡有一条“加勒路”,连接着首都和加勒港,别看它又窄又乱,却曾经是殖民时期斯里兰卡最重要的交通干线,直到2000年高速公路通车之后,它的地位才逐渐被取代。

加勒路的起点有一座名为GalleFace的酒店,建于1864年,是斯里兰卡殖民时期最为重要的建筑之一,规模宏大,至今仍是科伦坡唯一拥有独立沙滩的酒店。我特意在出发前托朋友预订了这家酒店,虽然是老旧的4星级酒店,房价却比5星级的现代酒店还要贵一些,但在我看来物有所值,它曾经是苏伊士运河以东最重要的酒店,住过的名人数不胜数,可以说是斯里兰卡殖民文化的活化石。

酒店2层有一个精致的小博物馆,里面有一辆英国老爷车,它的主人是菲利普亲王(现任英国女王的丈夫),“二战”中,这位年轻的希腊王子在科伦坡参加了英国皇家海军,并在这里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辆汽车。

历数曾在GalleFace住过的名人,可以切实感觉到一种历史的碰撞:日本明治天皇,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英国海军元帅蒙巴顿勋爵,古巴革命的领导者切?格瓦拉,“二战”后最受教众欢迎的教皇保罗二世……从中不难体味到时代的荒诞与趣味。

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横扫奥斯卡9项大奖的《英国病人》,讲述“二战”时发生在北非殖民地的故事,原着小说的作者迈克尔·翁达杰(MichaelOndaatje)出生在斯里兰卡,备受殖民影响,这部富有梦幻色彩的作品让他成为加拿大最知名的国际作家。或许,那段历史留给斯里兰卡的影响,比我们已知的更为复杂,我想,文化上的无缝衔接,与周边世界交流方式的变化,可能是纷繁往事中最值得回味的部分。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