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摩托车游西藏(1)

骑摩托车游西藏(1)

骑摩托车游西藏(1)

老驴们都说,“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虽然是摩托车菜鸟,可我决意“任性”一把。这次西藏旅游的线路是从拉萨出发,依次经过曲水、浪卡子、江孜、康玛、日喀则、萨迦、拉孜、谢通门,最终回到拉萨。单是罗列地名可能枯燥,不过,那些藏于深闺,在传统旅游攻略上看不到的深山古寺、抗战遗址、硕大废墟、茫普温泉……还是让骑完全程的我有了“得瑟”的资本。

骑摩托车游西藏:锡朱林寺的传奇

三月的藏地,充满肃杀之气。苍茫的山下,碧绿的拉萨河向前蜿蜒,那些外表艳丽的候鸟即将度过冬季,飞向下一个栖息地。虽然阳光明媚,穿着冲锋衣裤,骑了不到半小时,身上的热量还是慢慢被风一丝丝抽干,只能减速而行。控制油门,与散热速度达成平衡,这是全程中的主导。

七十公里,费时约两小时,我们到了行程中的第一个“景点”--贡嘎县的锡朱林寺。它坐落在雅鲁藏布江边的一个陡坡上。在拉萨通往贡嘎机场的“二桥一洞”没有开通之前,所有到机场的车辆都要从锡朱林寺下面的公路通过,可见其位置的重要。

说到锡朱林寺的主供佛“黑烟班丹拉姆”,人们相传,“那可是守护拉萨市的护法女神的唯一真身肉身,近一千年了,她的头发还在长”,参观时,一个汉语十分出色的喇嘛,带我们去看“黑烟班丹拉姆殿”。殿堂十分不起眼,传说中的女神像个小女孩,安放在玻璃罩里面,由于被烟火熏过,所以肤色偏黑。外面全是信徒们敬供的小饰品,多以手镯为主。

走出锡朱林寺,向下望,雅鲁藏布被江中的沙丘分成条条细流,缓慢向前流淌。古老的历史与传说,在人们千年传唱中,蓄积了越来越多的外来元素,这可能是朋友说“西藏是一个充满神灵与鬼怪之地”的原因吧。

骑摩托车游西藏:英雄之城

下了锡朱林寺,公路经过曲水大桥边上的水葬台后,开始向上盘旋爬岗巴拉山了。黑色的路面,像一条大蛇,在岗巴拉褐黄色巨大的山体里,从海拔3600米一直弯曲到4900米。刚才还表现不错的摩托车,随着海拔的提升,慢慢开始“消极怠工”,无论油门加多大,它还是以稳中有降的时速向前行进。

过了经幡飘动的岗巴拉山口,圣湖羊卓雍措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眼前。低矮的云层压在湖面上,而湖头的宁金抗沙雪山,却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顶着湖边的狂风,冒着冰雹,哆哆嗦嗦向前骑行,无暇欣赏圣湖美景。骑到浪卡子县城,整个人像一根冻住了的冰棍。在一家拉面馆停下来,费力支好车架,然后在拉面馆门前跳“僵尸舞”,以活动全身关节。

在拉面馆吃了热乎乎的拉面后,身体才慢慢恢复热度。顾不上休息,就往英雄城江孜前行。从浪卡子到江孜县之间,横亘着著名的宁金抗沙雪山,它一边向羊湖提供大量水分,让内陆湖羊湖的水分蒸发量与输入量达到天然的平衡,另一边,向西藏三大粮仓之一的年楚河流域流淌源源不断的“甘露”,从而被誉为后藏的“父亲山”。从浪卡子到宁金抗沙雪的卡若拉山口,由于海拔高度的提升,比爬岗巴拉山还艰难。天阴沉沉的,实在是太冻了,取消行程的想法一直在脑中挣扎,最后,理智占了上风,终于艰难翻过了卡若拉山口。卡若拉冰川就在公路边上,巨大的冰舌近年来由于气候变化,慢慢向上退缩,近几年消融的速度有加快之势。

卡若拉冰川到江孜,海拔从5400米一直下降到4020米。从卡若拉冰川下山后,阳光很照顾,一直照耀着我们。可能是阳光的原因,半途中的满拉水库比羊湖感觉更神圣,绿的,蓝的,浅绿,浅蓝,深蓝,水蓝……各种不同的色彩,以清澈的水面为底板,大肆涂抹,像抽象派的画作,充满写意。

江孜的主街道叫英雄路,英雄路的终点就是英雄们浴血奋战的地方,江孜的最高建筑宗山。1904年的3月,入侵西藏的英军对战略要地江孜进行围攻。西藏各地的藏军、僧兵、差民向江孜集结,凭借宗山城堡坚固的防御工事,利用土枪、土炮、滚木、飞蝗石等原始武器,重创侵略者。英军切断水源,最后藏军弹尽粮绝,与英军展开白刃战,不少不愿投降的藏军跳崖身亡。

宗山后面是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白居寺。在宗山保卫战中,白居寺僧人通过宗山背面的悬崖给藏军送去弹药。然而,这条重要的给养线,不久后被英军用机枪封锁。攻下宗山后,英军对白居寺大肆洗劫,寺内措钦大殿供奉着一尊8米高的鎏金强巴佛铜像,英国人认为鎏金佛像是纯金制造,费尽力气凿下一块,等运到印度后才发现是铜质的。如今的白居寺,还是以精美的壁画与雕塑,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游客,其中也包括英国人。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西藏相关线路推荐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