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波斯湾的微笑(2)

伊朗波斯湾的微笑(2)

伊朗波斯湾的微笑(2)

伊朗波斯湾:会说中国话的伊朗人

我们几个人蜷缩在小店内,不知进退。进来买饮料的伊朗男人,全都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们,对我们的模样充满了好奇,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几个中国人安静的待在拥挤的角落。

店主“内贾德”自顾自的做着生意,不时探头向外面张望--电话那头的人就要到了。过了一阵,一股热浪掀开了店门,紧接着挤进一个身材高大的伊朗男人。“是个便衣警察。”璐小君在我耳旁喃喃道。我避开与这个高大男人直视,用余光打量着他,1米88的身高,带着金丝眼镜,黄色的头发每一根都精神的直立着。身上的格子衬衣棱角分明,时髦的牛仔裤在阿巴斯港可不多见。

“你们好吗,我的朋友们!”难道是我听错了,他说的居然是汉语!“I’m fine,Salam!(我很好,你好)”面对这个说着汉语的伊朗男人,我有点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吐出了这句英语。

“Are you Chinese? Where are you going? Why do you come to Bandar Abbas?(你们是中国人吗?你们要去哪?怎么会在阿巴斯港?)”他似乎被我英语加波斯语的回答搞晕了,又用英语连珠炮似的问了三个问题。

“我们是中国人,来阿巴斯旅行。”我用汉语回答,寻思着他是不是只会用汉语打招呼。“阿巴斯有很多的中国人,可是来旅行的可不多。我叫Mahdi,Nice to meet you!(很高兴见到你)”又是两种语言的混搭。说完,他伸出右手,绅士又礼貌的和每一个人握手。“很高兴认识你,Mahdi,你怎么会说中国话的?你在伊朗学习汉语吗?”

“哪里呀,我是个中国通,我不但会说中国话,还有很多中国朋友。”他擦了擦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说:“我是德黑兰人,在深圳做生意。我的货物在港口出了点问题,我来阿巴斯港找海关办手续。”说完,他递上一张中英文双语名片。

我接过名片,才松了一口气:这不是间谍风波。原来,店主知道我们从中国来,专门给他的朋友、自称中国通的Mahdi打了电话,Mahdi顶着高温一路小跑来与我们见面。我看看店主,他那内贾德一样的小眼睛露出一丝狡黠,然后又认真的让Mahdi翻译:“想喝什么,我请客!”

就这样,我们坐在小小的店铺里,吹着凉爽的空调,喝着冰镇的可乐,和Mahdi、店主以及来往的顾客,称兄道弟的聊着伊朗和中国的生活。

伊朗波斯湾:波斯湾大螃蟹

到伊朗才两天,璐小君就已经叫苦连天了。阿巴斯港地处伊朗大陆最南端,炎热潮湿,女士们在这样的天气下被头巾包裹着,确实不好受。

其实,璐小君只包了一块头巾,街上的伊朗妇女完全是长袍裹身,看着就又闷又热。对戴头巾穿长袍这件事,外国人容易产生简单的想法,觉得这样的穿着太过保守,这儿的妇女太过可怜了,需要一次服装解放。理由是强制要求女性穿着这样的服装,禁锢了女性的身心自由,遮盖了女人的形体美,与国际大潮流格格不入。然而,她们对信仰的虔诚和坚持,外人又怎样能感觉得到呢!

在接近40度的空气中,穿过一条条街巷。街边的空调主机吹出一阵阵热浪,令我窒息。波斯湾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夏天旅行的地方。Mahdi说,波斯湾的冬天最舒服,气候温暖,海风习习。首都德黑兰的一些富人,还有北方其他城市如大不里士和马什哈德人,都喜欢在冬季来这里度假,享受南方的阳光。直到6月份,这里的气候才会变得不能忍受。

可我偏偏就是夏天来的。炎热的天气已经没有看景点的心情,我与璐小君商议:找个地方吃海鲜,躲过烈日炎炎的中午。可是伊朗人的饮食很简单,对吃的要求也比较少,就拿海鲜来说,他们只吃有鳞的鱼虾,很少吃螃蟹,几乎不吃奇奇怪怪的贝类。而做法仅限于烤,根本无法满足中国人的味蕾。

谢天谢地,在中国生活了8年的Mahdi,很了解中国人的口味,二话不说,带着我们去海边的鱼市。鱼市紧邻着海滩,海滩边上停着一些渔船,船上的人顶着烈日将不久之前捕获的海鲜运到岸上。鱼还在活蹦乱跳,虾还在一伸一缩的游,螃蟹还在挥舞着大钳子……我对Mahdi说:“兄弟,帮我买10只螃蟹,2条鱼吧,品尝一下中式海鲜的味道。”

我看着鱼市里外形奇特、色彩鲜艳的热带鱼,就像走入五彩缤纷的海底世界。据说,波斯湾是世界上最佳潜水地之一,出产的海鲜也味美无污染。这里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海水,波斯湾海水盐份较高,它在整个夏季吸收了足够的热量,从秋天开始缓缓释放,从11月一直到下一年的1月初都会保持着温泉般的宜人温度,海水很清,看得见千姿百态舞动的水草和植物,五颜六色的热带鱼优美地游弋于珊瑚丛间,螃蟹的身体在水中近乎透明。

“嘿,兄弟,我买到了!”我转过头,看到Mahdi提着一大兜螃蟹走了过来。巨大的袋子里,装满了螃蟹,一层又一层,压在下面的螃蟹挥舞着钳子,对上面的同类表示着不满。我扫视了一下,大概将近30只,盯着Mahdi说:“兄弟,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哪里多啦?你让我买十公斤,我就买了十公斤。”Mahdi一脸轻松。

看着Mahdi无辜的样子,我笑了,很不忍心地告诉他,我们想要的是“十只”,而不是“十公斤”。无辜的Mahdi去退螃蟹,十只波斯湾大螃蟹,100元人民币,10块钱一个。价格很便宜。在伊朗,吃螃蟹的人很少,鱼市的螃蟹,一部分空运到德黑兰,卖个城北的富人和外国人,还有一部分跨过波斯湾,卖给对岸的中东明珠迪拜。不论是在德黑兰,还是在迪拜,大螃蟹都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价格了。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