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波斯湾的微笑(4)

伊朗波斯湾的微笑(4)

伊朗波斯湾的微笑(4)

伊朗波斯湾:“我在迪拜有亲戚”

我们乘坐的皮卡,行驶在波斯湾沿海公路上,路况很好,速度保持在100公里/小时。车窗外,海风习习,布满礁石的海滩和金色的沙滩不断进入我的视线。

与伊朗其他城市不同,这里从1990年开始实行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要把格什姆岛建设成波斯湾的货物集散地。同时,地下蕴藏的天然气资源允许被开采,也允许向外国公司出售。格什姆岛有它特殊的旗帜,甚至它的汽车牌照都与伊朗其他地方不同,刻有英文和波斯文两种文字……这一切,都是为了准备在不久以后,能吸引大批外国旅游者和投资者前来。

格什姆岛,宜动宜静。喜欢安静的人可以安享这里与众不同的度假海岛特色。不同于全世界其他地方,这个海岛上完全戒酒,因此少了许多酒吧和舞厅的喧闹,白天阳光耀眼时可以去当地的茶馆消磨时间--像当地人那样。格什姆岛上的茶馆多数比较新,但是依然继承了波斯古老的风格,茶室内的天花板和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吊着、挂着、贴着、钉着各类画作、毛毯、铜塑品、陶质品,还有许多盏绘上不同图案的圆形棉质吊灯。尽管装饰品排列得如此紧密,连半寸的空隙也没有留下,但面积不大的茶室里,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给人的感觉像是置身于古老的博物馆里。这里是传统与现代汇集的地方,即可以看到用严密的黑袍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的传统伊朗女孩,也可以看到刚刚从激烈的海上运动归来,一身短打扮、头发上还嘀嗒着海水的年轻游客。

同时,这个岛上进口汽车,比其他城市多很多,满街都是丰田霸道4500、皮卡3400、卡罗拉、起亚等日韩车。“伊朗盛产石油,油价十分便宜,可想开进口车也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正规的进口车,要贵出原价2~3倍,但从自由贸易区迪拜走私过来,就便宜很多了。“我们的司机Fahim一边指着前面的雷克萨斯,一边介绍着。

格什姆岛的北边,离伊朗大陆最近处只有1800米,坐快艇只需要5分钟,让Fahim说就是:“游泳也能游过去了”。而南边,狭窄的霍尔木兹海峡给走私者提供了便利条件。海峡这边的伊朗和那边的阿联酋、阿曼并不远,深夜,一船货物运到阿联酋水域那边,趁着夜色转移到伊朗的快艇上,再运到格什姆岛。想象一下,狭窄的霍尔木兹海峡上,充斥着渔船、庞大的油轮、潜艇、航母以及各种走私快艇,真是热闹得不得了!

难怪Fahim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在迪拜有亲戚。”在迪拜有亲戚,就意味着更多的外汇、更多的商品、更多的机会,是身份和品味的象征。Fahim在中学当英语教师,能说流利的口语,于是,他买了一辆中东版丰田3400皮卡,给前来旅游的外国人做起了导游。

对我们来说,坐着皮卡驰骋在海岛奇特的地貌中,是最难得的体验。就这样,我们一拍即合。

Fahim善于聊天,聊到他最喜欢的曼联队,聊到他对足球的热爱,“昨天夜里两点,我还踢了一场球赛。”“两点,那你不睡觉吗?”我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把车开到沟里。“我是被旅行社叫醒的。”Fahim所说的旅行社,就是我们包车的地方。“格什姆岛太热了,白天没有人工作,也没有人踢球,到了晚上才真正热闹起来。”

我看了看外面炙热的阳光,很赞同这句话,但作为游客,又不得不忍受40多度的高温,在烈日下赏景。岛上多山,风化和地质运动造就了形状奇特的峡谷--星星峡。峡谷中怪石嶙峋,峡谷两边的山体表面凹凸不平,像是月球表面的环形山,登上山顶却平整的像人工打磨的一样。正午的顶光很热,干燥的没有一颗树生长,Fahim一边寻找阴凉一边说:“我已经够黑了,所以我不能再晒太阳了,你们去参观,记得留点体力给后面的地方!”

岛上除了自然景观,北侧的拉夫特村(Laft village),居住着阿拉伯裔居民,能带来很多不同的人文体验。在这里能见到一种有趣的地方习俗,当地人称之为“勃尔高斯”(一种面具)。一般是妇女戴这种面具,面具狰狞恐怖,用半硬纸板做的新式面具遮住双眼周围的部分、面颊和鼻子。很多当地人告诉我们,这种面具没有任何宗教意义,也不表示宗教禁忌,这只是始自葡萄牙人统治时期的一种传统习俗。当时妇女喜欢在外出时不被认出,或只是为了防止脸部被炙热的太阳暴晒,才戴这样的面具。

除了戴面具,这里的人们喜欢穿印有碎花的长袍,各色的碎花星星点点的印在薄纱的长袍上,有点潇洒,有点清新,和德黑兰的黑袍有很大的不同。男人喜欢穿白色的袍子和白色的帽子。或许很少有外国游客到这里来,当地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我们拍他们,他们看我们,眼神交汇时,彼此一笑,就像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下午,Fahim要带我去品尝岛上最纯正的海鲜,出发前,他转过头,十分认真的对我说:“这家海鲜餐厅一座难求,我得先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空位。”

什么海鲜这么紧俏?原来,这家海鲜餐厅的老板,是一位退休的老船长,他把自家的小院改造成私房海鲜餐厅。平日里大门紧闭,就像普通的院落一样,只有相熟的人通过打电话预约,才能敲开这别有洞天的大门。可就是这不起眼的院落里,有德国客人、日本客人、伊朗德黑兰客人、大不里士客人还有我们--来自中国的客人……餐厅里的烤鱼是来自波斯湾的热带鱼,很新鲜,肉嫩刺少,加工方法也比较简单--抹点油烤一烤,就端上来了,却也能保持海鱼的鲜味。

吃完海鲜Fahim送我到港口,买了船票返回阿巴斯港。到伊朗这几天,我渐渐熟悉了伊朗人的性格,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神秘的面纱也一点点的揭开。

要离开波斯湾了,下来的行程是《一千零一夜》中的古城设拉子(Shiraz)。临行前,中国通Mahid送来为我们买的车票和一盒点心,一个大大的拥抱后用汉语说:“不用给我钱,我在德黑兰等你们,你们来德黑兰,咱们一起喝酒!”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