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食伦敦(3)

慢食伦敦(3)

慢食伦敦(3)

慢食伦敦:菜单里的英国美食地图(接上)

看菜单就是一件愉快的事。每种主要食材都写明了出产地,一边看一边向厨师提问,一幅英格兰的美食地图在眼前铺开:来自埃塞克斯郡科尔切斯特(Colchester)的螃蟹,蟹肉搅碎了,拌上青芥末、苹果与香菜,上面铺着贝类海鲜酱汁,盛在冰镇的完整螃蟹壳里。要配上新西兰马尔堡席尔森酒庄2013年的干白葡萄酒才好。

同样来自康沃尔郡的鳕鱼,配上大虾和烟熏海虹,再配以小份意大利烩饭,缀以羽衣甘蓝、罗勒和芫荽蒜酱。但要说贝类与海鲜的完美结合,还数据说是每日卖出上百份的鸡尾酒大虾配龙虾冻--用冷却的龙虾浓汁制成,底层再铺上牛油果,当然这个龙虾也是来自英国沿海小镇西默西(West Mersea),西默西以举办年度帆船和划船比赛而闻名,鲜美的海鲜更是这个小镇的招牌食材。

“跟意大利、法国这些国家比较,他们的生活都是以食物为中心的,而食物在英国从来只排在第二位。但二十年来,电视上教做菜的节目越来越多,厨师开始成为名人。这种电视烹饪的节目首先从法国引进来,大家看到一道菜可以代表一个区域的身份,也逐渐意识到:其实英国不同地区不同菜式,也能有这种‘身份’的象征。”

好食材,再加上想像力,会令味蕾放胆尝试新创意。比如我就忍不住还尝试了厨师推荐:冬季松露配牛面颊肉与碎骨髓,及奶酪通心粉。原本不是奶酪爱好者的我,也能欣赏齿颊之间的浓香四溢。

慢食伦敦:Seven Dials街区,甜蜜之死

二战后的英国处于重建经济的阶段,曾有过一段食材短缺的时期,照搬过美国的快餐模式。“25年前整个伦敦大概只有10家好餐厅吧,现在每个拐角都能找到10家好馆子。”

这其中典型的一处,比如Seven Dials街区。

狄更斯在他的《博兹札记》中描述过Seven Dials的街景,提及甫撞入以一支日晷柱为圆心向四周放散的7条街时,一时如何迷懵,及后慢慢步行探索时,又有足够的时间满足好奇。

去年9月,这个街区上出现了一家新餐厅,名叫“Tredwell’s”。全落地玻璃窗门的墙上方挂着一面雕镂精细的装饰大钟--好奇之下进去一问,原来餐厅正是以阿加莎《七面钟之谜》中的管家之姓命名。餐厅由米其林星级厨师Marcus Wareing主理,但并不觉有端着架子,反倒是室内近十台复古收音机的分散摆设,显示出低调简单的姿态。最显眼的不过是进门仰头看的那面大钟,硕大的分针、时针戏仿着罪案小说中的样子,“滴答、滴答”地走着烘托悬疑紧张的气氛。

除此之外,餐品算是精细版本的不列颠本地简餐:有每一家平常酒馆里都能找到的烤猪肉汉堡,也有烤羊排,但汉堡是迷你版的,肉类则保证是本地新鲜出产有机的产品。惟一能令我与阿加莎小说发生联想的,是一道软巧克力甜品--丰厚的巧克力与焦糖酱引出舌尖对极致甜味的想像,而阿加莎曾在作品《谋杀启事》中描述过一种巧克力做的甜品,就叫做“甜蜜之死”。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验证码:点击获取新的验证码
发布评论
Copyright ©重庆美亚国际旅行社

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